【SK】下雪的时候(下·完)

前面还有上和中啦_(:з」∠)_

==========================



“你醒了?我等了你好久呢。”


等大野智醒来的时候,睁开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和自己年纪相仿,面目清秀少年。



大野智蹙着眉头,看着这熟悉声音的主人,似乎在记忆里想搜寻相关的记忆,这声音非常耳熟,不就是梦里那个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的那个声音吗?可是,他为何要引我来这里?大野智心生疑问。


不知道为何,大野智虽然满心疑惑,但是他的的确确看见眼前的少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说不出话来。可他从未来过这里,更没有见过这个少年。



大野智有点头晕,别说是这里,就连远离京城都是第一次,没有来过这里,又怎会见过眼前这个人。但是那少年却好像跟自己很熟悉的样子。

“我们。。。见过?”


少年看着大野智一脸疑惑的样子,浅笑回答,

“何止见过。”


大野智疑惑地看着他,等着少年说下去,而然少年却顿了顿,转而问道

“你可知道这是何处?”

“对啊,这是何处?在这个多年未降雪的国家,为何会有这样天地冰封的地方,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又为独自何住在这里?”

大野智满肚子疑问,恨不得全部吐出来问个明白。

少年起身,走去从火炉上取下热水倒入碗中,转身递给大野智

“你看。”

大野智接过碗,却惊讶的发现,方才还热气腾腾的水,一瞬之间却结了冰。

“这是怎么回事??”

少年没有直接回答大野智的接连疑问,只是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从床上带到室外。大野智正紧张他俩都只穿着单薄的衣衫,这直接出去会被冻死吧!


却不想,等少年停下的时候,大野智猛然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寒冷。

这里的一切真是奇怪极了,大野智捏捏自己的脸,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亦或是出现了幻觉。

还未等大野智反应过来,少年拂袖一挥,原本还是寂静的深林之间,顷刻间大雪纷飞。

大野智看着这瞬间之内发生的事,望着漫天的飘雪,竟惊讶的忘记了自己的满腹疑问。



少年静静地看着大野智,想起了以往每一年,他都是这样子看着自己从天而降,落在他身上。





那上天派下人间,在冬季降临的精灵便是他。


他是雪的精灵,每年都要在寒冬之际降临人间,为来年的丰收滋润土地。


而为何他现在又是此般模样?为何他化作人形住在这深山之间?



在多年前,少年还只是一片雪,降临人间,轻飘飘地落在一座王府后花园的树枝上,静静地等着他完成使命,返回到天上的时候,年年重复与此。


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分别的一日,那安静的王府里突然热闹了起来。


原来是新主人们来了,这个地方住自修建以来便没什么人住过,无非是因为位置太过于偏远,也不算豪华,虽是朝廷所修建的,却没有皇亲大臣愿意住在这里。


声音大大小小吵闹了好一阵,忽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朝着花园跑来。


“阿智你可要慢些,小心摔着!”

“母亲你快来看,这些就是你说的雪吗?”

小小的少年扯着母亲的衣袖,兴奋地跑进了院子里。

“是啊,这是我们阿智一次看到雪呢,可要小心,不要摔了。”

母亲摸了摸少年的头,温柔地回答。

少年好奇又兴奋地看着这满园的雪,他从未见过这样美好的事物,仅仅是这一样,仅仅是这雪而已,竟然会让这天地万物变得如此不一样,用手摸上去冰冰凉凉的,却似乎没有下雪之前那样冻人了。看似如此脆弱单调,却似乎隐藏着强大的力量。


“那么它每年都会来吗?会准时来吗?会吗?”

“当然会的,雪可是守护我们阿智的精灵呢,它每一年都会回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长大哦。”


他每一年都想见到这样的景色,都想见到雪。


自此,雪每年都会准时降落在这个花园,时而落在小小少年的肩上,时而落在头上,时而落在鼻尖。

小孩也每年都翘首以盼,时日未到,就早早望着天空,期待第一片雪花的降临,与它玩耍,与它倾诉,亦或是与它静静坐着,他也十分开心。好像在他眼里,雪已经不仅仅是雪而已了,而是他最重要的陪伴。




可是,某一年开始,雪再也没有在这个花园降落过了。。。

小孩从每一年开始入冬时的期待,直到临春回暖时候的失望,自此以后的每一年,直到现在,雪都没有下过了。

直到稚嫩的小孩长大,直到他面临了人生之中的万般艰难,种种变故,都没有见过雪了。

那些他想说与雪听的故事与烦恼都存在自己的心中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就这样突然,好像雪从这世间消失了一般。








少年看着大野智,眼神仿佛是在看多年未见的故人。

“若不是我被困在这里,都不知道你都长这样大了。”

少年喃喃自语,带着满脸疑惑地大野智回到屋子里。

少年不知,即使只是他的轻声自语,大野智却也听了进去。


大野智没有说话,只是在脑海里想起一些自己似乎已经忘却的画面,那些他当年与雪一起的日子。

还有当年他对雪从年年期待到最后却只能怀念。


“其实我只是在这山中修行的人,我也就会这一点点小戏法了。”

回到房中,少年未等大野智开口问什么,便抢先说道。


“原来是世外高人,在下冒犯了,多谢先生救助。如果不是先生我怕早已冻死在这里了。”大野智半信半疑,觉得他确实会些法术,但却并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不然为和他会说自己是被困于此。

而且他说与自己是旧相识,又确实是那样的让人熟悉,自但己心中却毫无头绪。

这发生太多奇怪的事情,怎么会让这少年三言两语就给敷衍过去。

可是也许他只是有些苦衷不愿意说给他人听,所以大野智也并没有马上就追究起来。



噗嗤,少年被大野智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你快别叫我先生,我俩看上去也差不多大啊!”

大野智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吗?”

大野智一字一句念着二宫的名字,若有所思。

“哦对了,忘了介绍自己了,我叫大野智。”

“我知道。”

二宫只是浅浅笑道,并未管大野智脸上的疑惑,“我说过,我们见过,对吧,智。”

说罢少年背着竹篓转身推门而去,

“我去去就回。”

这个奇怪的人,完全没有给大野智留下发问的机会就这样离开了。

留下呆住的大野智一人在屋子里,思索回忆。





往后这段日子的在这里,是大野智登基之后过的最轻松自在的日子,每一天都和这个奇怪的少年轻松愉快地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当年在王府的日子,他几乎都快要忘记外面的世界了。



见大野智身体恢复了差不多了,二宫和也开口提到,大野智该回去了。

作为一国之君,消失了这么久,想必朝中必是乱作一团。


二宫和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让大野智永远留在这里,反正他迟早要走,不如自己开口吧。


“你该回去了,我送你离开这里吧,你一个人走会迷路的。我这匹马就送给你。”


最终还是要一个人开口提前这件事,大野智知道,时候到了,他不能一直待在这里。

其实他又何尝不想留在这样的世外桃源,可是无奈,他却不能这样。


“是啊。。打扰了你这样久也是时候该走了。”


大野智有种久违的不舍,好像他在多年以前也经历过这般痛苦的离别。。。


可是他却忘记了是和谁分别了。


大野智低头思考,半晌,抬起头突然说道“和也。。。你和我一起走吧。。”


他不知道之前的那次是为什么会经历这样情况,也不记得自己当时做过什么,有没有挽留过。

可是他自己心里不愿意再承受这样痛苦的感觉了。



二宫怔住了,他也没有想到大野智会突然这样说,他心中疑问莫不是大野智发现了什么,想起了他是谁?


大野智握着二宫和也的手,那种似曾相识冰凉的温度,一瞬间似乎让他想到了什么,但是他却不能确定,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二宫和也轻轻点点头,笑着回应。


大野智便拉着二宫和也,策马而回。


数日之后,大野智回到了殿中,看到了大殿里站在一起群龙无首乱做一团,哀声连连的大臣们。

大臣们见大野智回来,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松了一大口气,又急忙让他赶紧主持大局,不然在这样乱下去真是要糟糕了。


当然大臣们对王上带回来的少年也是充满疑问,大野智只说了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将他一起带了回来,便无人过问了。


虽说已经回到宫中,回到那些繁琐的国事之中,有了二宫的陪伴,大野智也似乎没有从前那样焦虑、手足无措了。

繁忙时,他可以把烦恼说与他听,他亦可给他提出一些有益的见解,从前许多大野智一个人做不了的事情,如今两个人却要轻松许多了。

闲暇时,大野智就带着二宫四处参观,带他去御花园,二宫也变一些小法术给大野智看看,以此为乐。


但是大野智发现,自从二宫和也离开那座山林时,他的“法力”就减弱到近乎没有了,只能凝结一些小水珠或是变出几片雪花而已了。

他也问过二宫和也,但是二宫只是说那山林里有灵气,离开山林没了灵气所以才会这样。之后大野智见除此之外,二宫好像也没什么异样,就也没再问过了。






然而就在大野智深信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永远的时候,无数全国各地关于饥荒的奏折铺天而来。眼下国库将要耗尽,如果今年冬天再不下雪的话,来年没有足够的收成就撑不下去了。


大野智每天都忙碌于这件事,为了这件事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他与大臣每日都商讨到清晨,也没有合过眼。二宫和也在一旁看着如此焦虑的大野智日渐消瘦,他意识到大野智正是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关系着这个国家和作为国君的大野智自身的生死存亡。


今夜,二宫和也暗自下定心思,端着一碗热汤走进书房。

大野智看着此时走进来的二宫问道

“都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吗?”

二宫将热汤递给大野智,回到

“我方法可以帮你解决燃眉之急。”

大野智一听,哪里还顾得上热汤,激动地拍桌而起,急忙问

“和也你可说的是真的?!!”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如何做到?”

“是不是只要能下雪,就能解决?”

“正是!你有办法?”

大野智欣喜若狂,似乎看见了一线希望,是的,只要今冬能下雪,瑞雪定能兆丰年。

“你还记得我会那一些法术吗?”

“可是,你不是说这里没有山林中的灵力,法力已经减弱了吗?”

“是啊,可是我还剩些法力,只要全倾出,定是一场大雪。”

“可是。。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大野智犹豫了,这听起来似乎不那么简单,而且他总觉得这样做的话,二宫和也应该会受到伤害的。

“这样紧要的关头你就别犹豫,担心这些小事了。”

“这哪里是小事!”

听到二宫和也这样说,大野智更紧张了,好像是肯定会出事似的。他不愿意让二宫去冒险,就算是再艰难的关头,他也做不到。

“你这样关心我,怕是让那些大臣听到以为我是祸水,让你连国家的存亡都不管不顾了。” 二宫和也装作和往常一样打趣道。

大野智没有反驳,于是二宫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变化,会回到从前那样的,和从前一样。”

“和从前。。。一样。。吗?”

“对啊,和从前一样。”

看见大野智似乎还有点放心不下,二宫和也又肯定了一遍,补充道,“是会耗损元气,但是多多调养就好了,最惨不过会法力尽失而已。”

“法力尽失!”

“哎,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和你一起,我也不愿意回那个山林去修行了,这法力又有什么用?”二宫和也捂着耳朵,似乎是被大野智忽然大声说话给吵到了。

大野智本还想说些什么,都被二宫和也堵了回去。

“今夜就做准备吧,要在日出之前的清晨做仪式,祈祷作舞才好,我们就去花园吧,这样就能看看有没有效果了。”


二宫和也并非全是在骗大野智,他说不会发生什么,只会和从前一样,不过,是和从前在王府的花园时一样。




大野智连夜叫人召集重臣随他在御花园中的亭子中等候。


等到清晨,二宫和也穿着他平日穿的白色衣衫,在天色已亮,日出之前,轻步朝着花园中央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大野智,只静静看着,也没有说话。


大野智忽然感到十分强烈的不安,虽然二宫和也和他再三保证,一切都不会变,只会回到从前。


可是二宫这回头一眼,好像是临别。


就在此时二宫已经走到花园中,开始祈舞。


忽然之间,寒风轻起。同时天边的朝阳也正冉冉而起。


史官笔记,

“初起,轻如燕舞,拂袖而起;看几,踏雪飞霜,步步生莲;再而,身轻旋,忽现初雪;舞毕,琼枝玉袖,乱琼碎屑,玉碾乾坤。”



日出的朝晖洒在满世界的白雪上反射出金闪闪的光芒,耀眼到什么都看不清了。



似乎自己在多年以前也曾见过这样的风景,阳光和白雪并存,却不想这是白雪在融化前最后的耀眼景色。



大野智慌张地看着穿着白色衣衫的二宫和也融进了这片突如其来的这茫然一片之中,直到忽然之间,再也不见身影。。。。。





原来多年前,二宫和也是雪的精灵,他妄想化为人形和大野智在一起,未料到他耗尽了法力,虽化作了人形,但是错过了返回天上的时辰,被太阳融化,用最后的力气,坠入那座山林,元气耗尽,使得他从此只能住在那里慢慢修养,那片山林也因此被茫茫大雪覆盖。



终于,大野智知道了,二宫和也竟是陪伴自己长大的雪的化身,竟是自己苦苦等了多年的雪。。。。



大野智冲进花园中,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感受不到寒风的凌冽,只是呆呆跪在二宫和也消失的原地,竟难过的连哭都哭不出来。




然而,这个国家终究还是灭亡了,早已换了新的主人。 而且好像自从前朝那场奇雪之后,似乎这个地方又是多年未曾降过雪了。 

这是为何?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只是在这些年间,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前朝灭亡的故事。


从前的君王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之后从皇宫消失了。因为有了这场奇雪,本应可以度过当时的困境,可不知为何,王上却突然消失了,众臣找了多年却毫无踪迹,直到最后终于支撑不下去,被敌国攻下了。其间缘由众说纷纭,但是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只不过,在城郊会偶尔看见一个衣衫华贵却破烂不堪的,奇怪的人。后来,根据他的衣着也有人猜,这个人或许就是前朝的王上。可是,奇怪的是,在最近的时间也似乎没有人见过此人了,有人说,看见他往那个远处曾被雪覆盖过的山林的方向走去了,只不过,那个山林里的积雪也在那场大雪之后也一起融化了。偶尔会有樵夫路过会听到山林里似乎有人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忽近忽远,飘荡在山林之间。


——————————THE END————————

评论(12)
热度(28)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