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40]

给我一个机会解释一下这个情况!【尔康手

是的没错,你们之前看的完结篇都是错觉!【尔康手

之前那个确实写的太草率了,好过GN都这样反馈QAQ强(多)迫(动)症(症)不能不管...... 所以我重新写了.......... 不过也不会多,内容在原来基础上添加修改删减,总之是拿去整容了一次【不是

总之我错了【【【【【【【【【顶锅盖跑

最后,不喜欢的就无视它吧qwq

===========================================

40.

等大野智稍稍松口气准备歇息一下的时候,抬头一看却发现书房里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之前还在这里的二宫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没了踪影。

大野智正准备出门去找时,迎面却来了一个太监告诉他,有位名叫樱井翔的外族国王求见。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说起来之前也是有两面之缘之前和二宫一起在京城的市中心是第一次见,第二次则是在大野智登基当日。在登基当日几个势力强大的外族国王都没有派人前来就知道不把大野智放在眼里,而樱井翔虽然年轻,但却也是个势力强大国家的国王,竟然亲自前,可见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怎样想,但至少是认可了大野智这个新王。

之前已经说过,大野智要收拾一推之前留下的烂摊子,并且和外敌入侵的战事似乎都到达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了,正是特殊时期。然而这次作为外族国王的身份公开前来,所以大野智猜到樱井翔定是有要事,于是准他入殿。(虽然之前大野智因为他和二宫走太近的原因很不喜欢他就是了。)

大野智坐回书桌前,樱井翔入殿行礼。

“算上今日我们见过3次面了吧。”

大野智单手托着下巴撑在书桌上,抬眼看了一眼樱井翔,一边随意翻着桌上的奏折一边说着。

“圣上好记性,自客栈一别,不想再次见面确是在金銮殿上。”

樱井翔笑答。

“我当时也没想到会见到你。今日前来,可有要事?”

“正是。”

樱井回答后,却并未继续说下去,似乎还有所顾虑。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与政事无关,所以有什么不妨直说。”

樱井翔见状,就直说了。

“圣上还记得您登基之日我是亲自前来,因为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凡新王登基,百官朝拜。但其实现在这个情况,我大可与其他外族附属国的国王一样不必前来的。”

樱井翔停下来看了看大野智。

“说下去。”

“附属国虽然算得上是国家,但始终只是臣子,可我不来,看着天下的趋势是很正常的,反而我来倒是给我自己惹上一些麻烦。可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来了,并且今日也来了,您可知道这其中缘由?”

“这算是威胁我?”

大野智仍然单手托着下巴撑在书桌上,意气自若地反问。

“圣上说笑了,当然不是。”

“那是何意?”

“我只是想让您相信我大概算是您这边的。”

大野智轻笑道

“为什么?”

樱井翔收起笑容正色回答

“因为,多年前,我能够坐稳现在这个位子,其实是得到过先皇很大的帮助,所以我当初答应过他,日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定将义不容辞。”。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大野智不再疑问,只是起身转过身抬头看着墙上先皇留下的一幅字。

“他也真是厉害。。。就算是现在,一切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不管怎样,既然一切都明了,那么我们时候该商量一下今后的对策了。”

樱井翔也没有打算安慰什么,他只是觉得别的家事他无权过问,而且此时更重要的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也是,如今也没有时间去在别的地方浪费时间了。不过你就没有别的要求?”

“没有,况且圣上的东西我从来都不感兴趣。”

樱井翔话落,大野智抬眼,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是么?话虽如此,可是,我不喜欢你和小和走得太近。”

樱井翔听到后,只是轻笑道

“看来这个误会很大啊。”

“希望只是误会。”

“当然。”

 “好,你先下去休息吧,晚膳后我们再仔细商量。”

听到回答,大野智暂时心满意足了。

 “是,那么告退。”


在樱井翔眼里,大野智似乎只是被迫继承皇位,而非像自己当年去拼了命去继承,现在大野智就像是为了完成任务似的坐上皇位。他也从大野智的言行里感觉到,这个人的意识里从来就没有一辈子都做皇帝的打算,迟早,当他完成了这个任务,他会为了一个人而放下所有,拂袖离开。


从书房出来后,樱井翔被宫人带着经过御花园时正好撞见了在花园喝茶的松本润。

樱井翔止住了脚步,只是站在松本润身后不远的地方静静看着,并没有让人去通传,因为不想打扰。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坐在那颗已经长大不少的梨树下,微风轻拂,带下几片雪白柔软的缓慢慢慢落在树下那个人的肩上,这画面似曾相识,梨花如此皎白,干净得好似记忆里那个难得一见的笑容一般。


不知是不是被一旁的宫人提醒了,松本润只是一惊,连忙转过身,见到了这个自己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见过的人了。


若不是细细想来已有几年之久,竟然没有发觉流光是如此易逝。

虽不到事事休的地步,但也如今也是物是人非。

御花园、梨树下,光景如旧,只是当初的两个人都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两个人了。


回忆里着一袭青衫,笑容如江南春风的翩翩少年也永远只存在松本润的回忆里了,眼前站着的已是统领一国的王了。

松本润曾经心里有过的那一些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所有都已经在樱井翔走的那天被他早早的收起来了,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可能也是曾经尝试过毁掉,但是用尽了方法也未能如愿,直到最后整个人都筋疲力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它了,也就深深藏起来,任他自生自灭。时间长了,渐渐发觉,好像只要不去触碰它,也就慢慢淡忘了。于是就决定这样置之不理。

松本润,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直到刚才他再一次重新见到樱井翔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置之不理并不是最好的方法,因为它在自己不知不觉之间一点点慢慢地发酵,愈发的浓烈。


“好久不见。”

他先开口,平静地笑着说。

“啊。。。好久不见。。。”

他回复道,不知是有些紧张还是激动,下意识捏紧了衣袖。


樱井翔走向前去,看着梨花树感叹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梨树还是长大了不少。”

“是啊。”

“你也长大了不少,再过不久怕就有我高了。”

说着,樱井翔轻轻揉了揉松本润的头。


松本润低着头沉默,不与他对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爱说话。”

看着松本润继续沉默,樱井翔轻叹

“你一直这样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你的心思呢?”

“知道和不知道又没有什么区别。”

樱井翔语塞了,他无奈叹气,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么执拗。他又如何不清楚松本润的脾气?一旦否定了的事,就没有点头的余地。

可是松本润说的并没有错,他改不改变又有什么区别?他早已失去了让他想改变的原因,所以改与不改都已没有那么重要了,反正到头来,结局都一样。

不可能永远都是不可能,包括他自己的脾气,包括他和眼前这个人的缘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下次再聊。”

松本润点点头,吩咐下人告诉二宫和也直接送到他宫殿来,不必在御花园白走一趟以后正准备转身走,却被樱井翔拦住。

“诶,你等等。”

松本润刚止住脚步,樱井翔便走近一步,伸出手,轻轻拂去了落在松本润满肩的梨花瓣。


这一幕,因美景如初,一不小心就让松本润恍惚了,仿佛又回到初次见他的那天,他也是如此,站在这棵梨树下,轻轻拂去他肩上的落花。


只是,此去经年,早已是错过了良辰。


评论(8)
热度(47)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