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9]

=最近脑子不太好使,之前把38写成37,还好有GN提醒我ORZ

============================================

39.

大野智就这样陪着二宫整个晚上,直到二宫哭累了,伏在他的膝上睡着了大野智也没有离开,只是静静盯着二宫看,熬了这么多天此刻总算是安定下来,虽然安定的局面只是暂时的,但是只要眼前这个人一起的话,大野智都不曾退缩过,再艰难也会有解决的方法。


今夜过后,从明日新一轮朝阳的升起开始,大野智要面临的是真正的挑战。


就算是之前先皇给打铺好了路,但是一国之君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自登基之后每日的工作越来越多,之前因为先帝病重而留下的内政还有塞外几个势力强大的外族也传来日夜操练军队的消息,看来是必有一仗。然而此时,国内的事物都还未解决,刚登基的大野智也全无派兵作战的经验,就算他不亲自去战场指挥,但是选择一个有能力的将军去带兵是绝对不能出错的。而眼下虽然朝中多先皇的心腹,但多是文臣,所以大野智正是头痛没有武将可信任,最好的办法是避免战争,可是这局势,又有谁会放过这个可一举拿下这个先帝驾崩新帝根基不稳的大国的好机会。更怕朝内依然有人不服,暗地串通与外敌联手谋反。


眼看这天下的局势,恐有亡国之兆。


起初,大野智每日还能抽出时间去陪陪二宫吃饭,可是到后来,大野智忙到吃住都直接在御书房了,再无精力分心。不过二宫也会每日做好饭菜给大野智送去,然后在书房坐坐,静静陪着他,偶尔收拾下大野智无暇顾及的书桌奏折,这段日子虽然不似以前那样天天腻在一起,唧唧喳喳打闹着,但却多了一份无需过多言语的默契,闲暇见偶尔相视一笑也能心意相通。

二宫在御书房小坐了一会儿,就准备出去了,本想给大野智说一声,但是看见他专心的样子便作罢了,于是悄悄地出去了。

在花园闲逛时,正好遇上了在花园喝茶的松本润。

说起来,这还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

在略微妙的气氛中,二宫行了礼准备离开,松本润却突然开了口。

“我之前经常听他有意无意提起你,虽然你我一直在宫中却不曾见面,今日是第一次吧。”

松本润虽然感觉上还是跟平日一样,但是语气却比大野智跟二宫形容的温和许多,感觉上并不是那么奇怪,那么难相处的人。

“之前承蒙殿下照顾,虽然不曾表现出来,可是如果没有你的关照他怕是不会那么轻易成功即位的。”

松本润没有接话,只是喝了口茶,请二宫坐下。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都各自从大野智口中多多少少听到过对方的事,且过两个都是聪明人,自然交流起来不陌生也毫不费劲了。松本润不知为何,看着二宫有种莫名的亲切感,竟然开始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讲起了从不会向任何人说的话。或许是这些年经历孤独了这么多,憋了一肚子的话,真的想找个人倾诉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帮他,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是个怪人。”

二宫静静听着,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现在不是什么高贵的殿下了,只是一个不善表达自己的小孩而已,其实他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孩而已。

“虽然他言行举止很奇怪,但是却不因为我的身份而怕我,虽然看上去傻傻的,但其实他无意中却对我很关心,好笑的是,不是我照顾他,是他照顾我才对。”

松本润端着茶杯,看着远处回忆,慢慢地说着。

“我明明是父王第七个孩子,却是这宫里剩下的唯一一个,母后死后我就再也没有找到人可以陪我说话了。自幼起就渴望有个和自己一起成长陪我说话的人,可是直到最后,这偌大的皇宫,有成千上万个人却变得好像只剩自己一个人了。所有压力,所有目光都压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却连一起分担的人都没有。”松本润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不经意间,但却是看出了他的无奈。

“所以我很羡慕他,因而也很羡慕你。”

松本润说完,停下了,放下手中的茶杯,他忽然意识到,开始在心里嘲笑自己竟然变成了话痨一样,也能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这些说出去让人笑话的事。松本润不太自然地站起来,背过二宫,尴尬地挠挠后脑勺,生怕被二宫笑话。

二宫和也依然没有对松本润这突如其来的故事做任何评论,只是淡淡笑着,抬起头问

“听说殿下爱吃小松饼?”

“诶?恩、恩。。。”

松本润有点惊讶地侧过身,没有预料到二宫的问题。

“我有自信能做的比御膳房的师父都要好吃,殿下可想尝尝?”

“恩。。。想是想。。。”

松本润虽然觉得有点丢脸,不太想承认,但是确实事实。

“想吃便行了,请殿下在这里稍等。”

这样说着,二宫便走了。

松本润看着二宫已走远的背影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良久,却突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命人换了杯热茶,继续坐在那里等着。


果然和大野智一样,都是个怪人。


评论(3)
热度(60)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