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8]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闭嘴)半死不活残废了几天打破了我上周完结的计划【捶地

BGM:金玉良缘

============================================

38.


从晚上二宫和也淋了雨之后,或许是因为之前本来就有些感冒,又或许是心里的突然失去了让他坚持下去的东西,回到房间后,二宫就病了,烧得一塌糊涂,连话都说不清楚。

宫人折腾了一晚,二宫似乎好了些,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身体已经累到他没有力气做梦了。

早晨二宫被外面的礼炮声吵醒,昨夜很晚才睡下但是外面异常的热闹却让他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虽然门窗为了怕他病情加重都关着,但是看着外面渗入房间的阳光和消失的雨声,二宫才知道,原来雨停了。

昨晚回去之后,明明还是倾盆大雨却在深夜渐渐变小,最后,在黎明之前,所有雷雨乌云全部消散,都为东边新升起的朝阳让出一片广阔的天空。


二宫本想坐起来问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力气。也睡不着,于是躺在床上望着床边的纱帐出神。

其实二宫和也这样聪明,他还需要去问别人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至少,在有人来告诉他之前,他都可以装作不知道。

如果在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天,没有放大野智回宫,如果当时自己死死抓住不肯松手,或许这个时候应该启程回家了吧。

说好了雨停的时候,就一起回去的。

但是现在你大概回不去了,而我还是要回去。

可是回去之后,就当要这一切,这些年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说怎么办,智,我觉得我做不到。


二宫和也现在一点都哭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的眼泪是不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被耗干了,就连眼眶都湿润不了。

他只是静静躺着,听着外面的声音,外面迎接新王欢呼雀跃的声音。热闹非凡。

模模糊糊中似乎再次入睡。


大野智下朝后已经筋疲力尽,他觉得自己的脑子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费力过,跟那些大臣说话真的很费脑筋,精力如果不集中的话,会很有压力。

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是,他却又一瞬间精神百倍了。

没错,还有什么事情比他终于可以见到他的小和更重要的事情了呢。


下朝后回到后宫之中,大野智一路跑着,欣喜不已,完全不理会后面跟着的宫人的劝阻,直接跑向二宫所在的地方,他怎么会不知道二宫和也在哪里,自他拿到纸条的那天他就知道了二宫的位置,他只是不敢轻举妄动罢了。所以现在,有谁能理解到他此刻迫不及待的心请。


冲到那个熟悉的宫殿门口,大野智一边大声唤着二宫和也的名字,一边向房间跑去

“小和!小和!”

宫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野智就推开门冲进了房间。


可是和想象中不一样,大野智一进去并没有看见二宫和也的身影,只是扑面而来的一屋子药味,大野智慌了,转过身,抓住正好来送药的宫人质问

“人呢?!他人呢?!”

被质问的宫人吓的直哆嗦药全洒在了地上,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跪在地上抖着指了指被纱帐遮住的床。

大野智见状,大步快速走去,轻轻拉开纱,看见里面的人的一瞬间就安下心来坐在床边守着,只等他自己慢慢醒来。

二宫正皱着眉闭着眼睛静静躺在床上,被屋内的一阵动静惊醒,慢慢睁开眼睛,眼前还一片模糊看不清楚,只是看到有个人影在眼前不停晃来晃去。

“小和?你醒了?”

缓了一会儿二宫能渐渐听见一些声音,声音很轻似乎是眼前那个人影发出来的,二宫和也下意识点点头。大野智俯身用额头轻轻靠着二宫的额头来确认他的体温。

“你怎么搞的,怎么才多久不见你就病了?”

那人声音里带着一点点责备,二宫和也看不清他心疼的表情,只是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在说什么啊,我没有见到的明明是大野智,为什么却是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

  看见二宫和也又没了反应,那人又轻轻摇了摇他

“小和,小和?”

不对,他为什么要这样叫我,只有大野智那个笨蛋才会这样叫我。

是啊,大野智去了哪里?

他把我丢着这里这么久,就不要我了?

  不知是怎么回事,二宫觉得心里一阵委屈,滚烫的眼泪竟一下从眼眶里掉出来,突然到别说这个奇怪的人,就连二宫自己也吓了一跳。

“小和,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看来那人也是被二宫突然的眼泪吓到,一下子提高了声调。

似乎这一下,二宫和也才反应过了,这个人的声音原来是这样熟悉,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几乎天天就在耳边,不厌其烦地一声一声唤着自己的名字,只是这段时间许久没听到,觉得有点陌生了。


“我要回去。”

二宫终于开口,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龙袍,自己不敢再接近的人。


“回去?为什么?”

大野智听到二宫决定要回去的话,不禁慌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回去,我们好不容易千辛万苦才见了面,明明是你让我风雨无阻,可是现在让我一个人留在这深宫之中吗?当初若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么会坚持到现在?


“你留在这里,是因为你应该留在这里,而我回去,是因为我不该留在这里。”

二宫和也平静的说着,不再看着大野智的眼睛。

“可是,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才会愿意留在这里!”

大野智急了,他不知道二宫和也为什么突然这样,他着急的解释。

“就是因为,如果当初不是利用我来威胁你的话,你就不会留在这里。”

“小和,可是。。。”

大野智想争辩,却被二宫打断。

“智,我始终都会成为你的弱点,会被人利用来对付你,我不想。”

听到二宫这一席话,大野智却突然松了一口气,比起其他让他更担心的原因,这个理由更本就不算什么。他只是轻轻摇摇头,上扬了嘴角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的话,那么小和你就太小看我了吧?”

二宫和也不懂大野智说的话,只是疑惑的看着他

“是人都会有弱点,如果一个君王连他的弱点都保护不了,他又怎么保护他的江山,治理他的国家?”

二宫被大野智的话怔住了,大野智见状,俯下身子凑近二宫在他耳边温柔的说

“现在,我又怎么会轻易让别人抓住我的‘弱点’呢?”


二宫觉得自己病糊涂了,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大野智的花言巧语说服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人,突然间,二宫一头埋在大野智的膝上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似乎是生病的人都想撒娇,二宫竟像小孩子一样眼泪不止的流,一边哭着还一边含糊不清地骂着大野智是个混蛋。

看着二宫和也突如其来的举动,大野智笑了,轻轻抚着二宫的背像安慰小孩一样安慰他,任由二宫的眼泪浸湿自己的衣服。


此刻开始,二宫和也已经决定留下,因而大野智不再有任何顾虑,更何况这个所谓的弱点,正是他风雨无阻的原因。


评论(18)
热度(62)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