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7]

37.

或许,是精于算计的皇上连自己的死期都算准了,就在大野智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的时候,他终于,死在了那个他用尽毕生心血都想要保护在手中的龙椅之上。

是的,他连死之前都要坐在龙椅上,都要告诉世人,这个皇位曾经是他所拥有。


按理说这消息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不管是忠心的,亦或是异心的,都蓄势待发。前朝当与众多,除了觊觎皇位已久的几位王爷,势力最大的无疑就是支持七皇子的了。

但是这个消息却被封锁了。

其实说是被封锁,是指表面上被封锁,因为,虽然没有正式将皇上驾崩的消息公之于众,但是仿佛是有人刻意在暗地里散播出这个“秘密”。

没错,这不是别人,正是皇上自己,这也是他一生中用的最后一个计谋。


这是要让大野智顺利登上王位而不出意外的最好的方法。


大野智的身份一直被隐瞒到几天之前,不提早公布的原因正是怕在准备登基的时候出意外。然而现在,万事俱备。因此,在先皇驾崩之时,第一时间要公布大野智就是新的继承人的消息,让那些暗地里妄想有所行动的人措手不及,因为,在大野智出现之前,松本润才是正真的众矢之的。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名义上唯一的皇子的身上,所以这个时候公布大皇子被找回的消息,从古自今,嫡长子即位,所以再而直接登基,是最安全,最名正言顺的方法了。


算计到这一步,任凭是谁都不会猜到的了。


消息既然被暗中散播,那么松本润自然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

就在手下的人问他是否要按原来的计划进行。

震惊之余,松本润却下令什么都不做,原本他和他的参谋大臣都准备好了,如果皇位有落入他人手中的危险的话,就立刻启动这个计划来保住皇位。但是这个计划最原始的目的,并不是自己坐上皇帝,只是为了皇位不落入外人之手而准备的,但是现在,登基的人是他真正的亲生哥哥,所以他就没有必要做任何事了。


如果大野智是不屑皇位的人,那么松本润就是那个对皇位无所谓的人,只要不落入外人,不的手中,谁做皇帝都一样。


于是,在大野智终于是的继承人这个消息公告天下的时候,如预料中一样,前朝后宫都炸开了锅,全国上下都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争论这个突如其来的新王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

然而最有发言权的七皇子却毫无动静。

虽然没有明显表示臣服于这位新王,但也没有反对的声音。


就在先皇驾崩后,大野智作为新王正式登基。

登基之日,百官朝拜,仪式之后,大野智着龙袍,一步步走进了正殿,终于还是坐上了那个他原本不想坐上的王位。但是也只有做到这个位置上,他才能够有权利见到那个为了他,自己可以风雨无阻的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而就算是之前并不是在皇宫长大,但是身体里却依然留着浓浓的皇室的血液,宿命般甩也甩不掉。

所以就像是大野智曾经自己说过的那样,皇上就是天子,天子是命中注定的,不知是否是因为这百官朝拜和这十分有实感的龙椅的原因,可能他自己心里还是非常不习惯,觉得别扭,自己并没有意识,但是此时此刻的大野智,在别人眼中,完全有了天子的样子。


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似乎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就连他师父和松本润都感到不可思议,或许这就是上天只给予天子特殊的能力,亦或许在这个人的身上真的有无限的可能,本来还担心的松本润,看见坐在王位之上的大野智之后,安心了。


大臣们起身之后,真正的战争才开始。对于这个莫名出现的新王,自是有以王爷带头的那群人不服的,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大有人在。而那些人又怎么能够不好好利用为难这个新王让他出丑的机会呢?

首先开口的就是那个自以为是的某位王爷

“各位,看看我们这位新王,老夫觉得眼生的很啊,皇兄仙逝前找到自己的亲生长子的确是一件好事,可是毕竟也是在外做了二十多年的庶民,这一出现,突然就夺了原本七殿下该坐的位置,恐怕名不正言不顺啊。”

虽然朝堂之上没人敢接话,但是却有不少窃笑之声。

众人的目光随着王爷的话移向了松本润,但是松本润却并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只是面无表情的站着,仿佛置身事外。


大野智听到后,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一笑

“父皇这众多兄弟之中,就属您最有学问了,所以当年,皇叔你还是皇子的时候必定博览群书,聪慧过人。”

“哼,这是自然。”

王爷不屑地回答。

“既然这样,那么那些对于先祖所定的我国律法皇叔你自然就更不在话下,早就牢记了吧。”

“当然,我在背律法的时候,别说庶民,你连人都还不是呢!”

看到大野智不但不生气,反而对自己还很礼貌的样子,这位王爷就跟加肆无忌惮了。

  “皇叔说的在理,既然皇叔你早已对律法倒背如流,那么作为后辈自然是想要请教一下的了。”

“好啊,今天我就勉强给你指点一下。”

“不知皇叔是否记得从先祖留用至今的皇位继承的制度?”

“哼,这样的问题也好意思问,历朝历代的皇位都是嫡长子世袭,从无例外。”

当王爷得意扬扬地把这句话回答出来的时候,松本润嘴角扬起了一个不易让人察觉的幅度。


“这就对了,按皇叔之前的话来看,想必你是承认我这个侄子的。”

“那又怎样。承认你是皇子可不承认你是皇位的继承人。”

此时朝堂上已经鸦雀无声,因为大家都知道,王爷这话过了,而且还被大野智绕进了圈套里。

  大野依然没有要发怒的样子,只是低头把玩起了龙椅扶手上的龙头雕像,依然笑着说

“这可不对了,皇叔你可是亲口承认的。”

“别胡说,我从来就没有开口承认过!”

“是你自己说的,历朝历代的皇位都是嫡长子世袭,从无例外。”

大野智慢慢抬起了头,扫了一眼在大殿内的官员,一字一顿清楚而有力的说着。这句话表面是说给这个自以为是的王爷听,实际上更是说给全天下不服他的人听。

王爷被绕进了大野智的圈套逼的哑口无言,大野智见状继续慢慢说道

“如各位所知,朕的母亲乃是前朝皇后,朕是毋庸置疑的嫡长子,如果这都还不够作为即位的理由的话。。。。”

话音未完,大野智突然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几步走下台阶站在众人面前,继续说道

“这样吧,想坐那个位置的人,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想坐的话就尽管上去,坐上皇位之后就是皇上了。”

大野智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使殿中在场官都大惊失色,这简直闻所未闻!没人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位新王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皇叔,你去?”

见众人没反应,大野智竟开始去劝。

王爷才因刚才的事情丢尽了颜面,哪里还敢再出声。连忙摇摇头,退回了队伍中。

“那么,这位大人,你来?”

大野智有连续劝了好几位大臣,都纷纷被吓到连忙后退几步不敢出声,头遥地跟拨浪鼓似的。

这个情况和大野智所预料的一样,他很满意,于是大声询问

“在场的众人,是否真的没人去?今天可是给了你们这个机会。”

百官都将头埋得更低了。

“既然如此”

大野智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回去。

“那么这个位子由我来坐,各位是没有异议了的吧。”

站在龙椅前,面朝文武百官,从容地笑着。

没有人再敢出声,也没有人再敢小瞧他。

“今天开始,由我执掌朝政,你们服也好,不服也罢,这都已成为事实,与其与我作对,倒不如同我合作,自然是没有坏处的。”

说着,大野智刚坐下的瞬间,文武百官不约而同的再次跪拜。


似乎从此时开始,才真正承认了这位新王,才正式迎接新的王朝。


评论(6)
热度(42)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