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6]

36.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已经入梦了,二宫和也却在半夜被传召即刻面圣。

虽然白天师父给他说晚上会去面圣,但是这么晚却没想到。二宫都以为要拖到明天了。

不过想想,若是在白天,又怎么会让他踏出房门半步?


于是,二宫跟着带路的宫人踏入了被雷雨包围的世界。


被带到一个寝殿样子的宫殿门口,带路的宫人只是通传了一下,便退下了。

二宫和也在门口等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人出来带他进去了。

宫殿很大,但是却点着少量蜡烛,也没什么人,因此显得很空旷。

到了烛光最亮的地方,二宫看到师父正站在龙榻旁边,但是师父并没有跟他有什么眼神交流,只是低着头站着,随时等候吩咐的样子。

榻上的纱帐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被拉开,依然掩着。二宫跪下请安,却迟迟没有等到皇上开口说一句话。

寝殿里很安静,只有窗外的雨和雷声时不时在外面叫嚣着,似乎随时都要破门而入。

没有任何人发出一点声音,若不是还有些许光亮,还以为这宫殿里一个人都没有。

终于,不知让二宫跪了多久,皇上终于慢慢开口了。

“起来吧。”

在空旷而又安静的空间里,虽然这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却也能听得见一些回音。

二宫闻声后,站起来,他知道宫中的规矩,除了请安,皇上没发话,他就不能出声。

“你叫什么。”

听到皇上这句话,二宫轻轻一笑。看来皇上还是太小看自己了。

“皇上现在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么?”

这句话从二宫口中不紧不慢地脱口而出。

师父有点惊讶二宫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如此从容说出这样一句可能让他随时掉脑袋的话。这个情况似乎不久前才见过。

试问有谁能够有胆量在第一次面圣时竟然和皇上打起了哑谜。

“不怕死的,最近让朕居然遇到两个。”

“皇上您错了,不知道您口中的另一个人怕不怕死,但是我当然怕死。”

“那你为何做出这不怕死的事。”

“因为我知道,至少目前为止,无论如何您都不会让我死。”

“好大的口气,朕是天子,让谁死谁就得死,更何况你。”

“皇上说的没错,但是,既然我还有利用价值,我想,我就还能多活一会儿。”

虽然隔着纱帐,看不见皇上脸上的表情,无法判断到底有没有生气,但是既然二宫和也他说得出口,说明他是有把握的。

果然,就在旁人以为气氛变得十分紧张的时候,皇上却开口大笑。

“有趣,你果然和他一样,都很聪明。不过在察言观色揣测人心来说,你更胜一筹。”

“皇上谬赞了,我没有您说的那么聪明,很多事情我也都猜不到,比如。。。智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为你们所用,还有,今晚您让我过来到底是要告我什么。”

“或许,你口中的‘智’要改口叫‘皇上’了。”

皇上没有正面回答,但却说了这句足已震惊二宫的话。

二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这个消息竟然超过之前自己种种预料,和他能够承受的范围。

“朕今天让你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你与他之前的关系朕都不再追究,但是,等他登基之后,他就是这个国家名正言顺的王,因为他的特殊性,所以登基之后的路会很难走,因此朕不想他有任何把柄落在图谋不轨的人的手里来大做文章。”

看到二宫被这个消息错愕的样子,皇上并不打算让二宫说什么,他只需要把这些话说给他知道就行了。

“所以,现在你可以落在朕手上,让朕用你来威胁到他,那么以后你一定会是他君王之路的弱点。而且他成为了君王,君王就该有属于自己的皇后,而那个皇后永远都不可能是你。其他的事情,朕能为他做的都已经多好,所以,如果你真的相信他在你心中的分量的话,那么,你也该好好想想自己能为他做什么。”

说完,不等二宫和也做任何反应,皇上已经命人将他带回去了。


二宫走的很快,远远地将给自己打伞的宫人丢在了后面,可是这雨水重重地打在身上却好像都没了感觉,现在,他似乎什么都在意不到了。

也不是被打击到,他只是觉得自己和大野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遥远无比。


看来之前做的那个梦似乎成了现实。


大野智越走越远了,然而跟梦里不一样的是,他自己却没有了梦里的那个勇气,去追上去。

这滂沱的大雨变成了锁住二宫的枷锁,困住了他的脚步,无论如何都前进不了,而大野智,却在那个属于他自己的道路上,风雨无阻。


然而二宫和也却忘了,大野智风雨无阻的原因。


评论(11)
热度(51)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