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5]

35.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大野智的身影。

二宫和也有点坐立不安,想出门去找,但是刚站起身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又要从何找起呢?

二宫和也想从宫人处打探消息,但是不管问谁都一问三不知。


等到深夜,外面的雨势依然未减,看来这次的暴风雨来势汹涌。

蜡烛已经快燃尽了,二宫和也还趴在桌子前看着门外,期待着大野智的出现。


宫人见状,劝他去休息,兴许明天就有消息了。

可二宫睡不着,他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他就是睡不着。特别是现在夜深人静,白天心中的那个不安又渐渐浮了出来。


明明好像没过多久,但门外的天边居然开始发白了,没想到,自大野智走后,二宫和也一等就是整整一夜。

明明说过很快回来,现在我都到皇宫来找你了,可是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大野智回到被安排的临时的房间,他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他担心二宫和也现在的处境,他不想二宫受一点伤,他责备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不折手段来让自己答应。

他站在房间里,本来就烦恼,听着外面不断的雨声,大野智更焦虑了。

现在他竟然想快点登上皇位,只为能早点看见二宫和也,早一点让他安全。

冒出这样的想法,大野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和二宫在一起,原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野智焦急到睡不着,眼睁睁看着门外的天空渐渐变亮。

等天已经完全变白了,太阳依然被乌云压在后面,只是勉强透出些光芒。


这一夜,不管是大野智还是二宫和也都彻夜未眠。

在皇宫御花园的南边,这里有许多宫殿,但是却只有两个房间彻夜燃着烛光。


天刚一亮,大野智就看到他师父过来了。大野智看到师父来了并没有跟之前一样高高兴兴地迎接他。现在,在大野智的心中,这个对他有多年养育之恩的人已经和他那个所谓“亲身父亲”是一丘之貉了,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和蔼有趣的老头子了。

因此大野智只当眼前没这个。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恨我,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那您还说这么多。”

“今天我只是奉命来交代一些你要在这几日学习的知识。”

这二十多年来,师父按皇上的旨意让大野智好好学习为了以后登基作为基础。所以,虽然不是每日紧逼着大野智苦读诗书,但是却以卖字画为生为由,让他学习,平日里虽不让他谈论时事政治,却会一起通过历史来学习历代君王都如何治理国家。

师父见大野智并不继续搭话,便继续说下去

“很多东西想必你还记得,我以前让你学过,所以今后的几天,学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多是些宫闱礼仪之类的。”

“抱歉学的时候我就不怎么会,到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了。”

“殿下天资聪慧,一点就通,不同常人,况且朝中还有资质深的元老大臣以及七殿下会辅佐您,您不担心。”

“原老大臣,是指像您这样的么?”

称谓已经从曾经的阿智变成了殿下,看来现实已经不允许大野智回头了,相信不出几日,全天下的人就要知道这位突然出现的太子殿下,不,或许,那个时候已经是新王了。


二宫和也一夜没睡,头有些痛,脑袋变得昏昏沉沉的。可能是昨夜夜雨不停,更深露重似乎是有些感冒了。

到了中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不说大野智就连他的师父都没有来过,二宫和也愈发的不安了。

明明就呆在还充满着大野智住过的气息,但是却了无音讯。

明明什么都没发什么,皇宫里的一切都好些同往常一样,但是二宫却又一种被隔离的感觉,从昨天到现在,除了那一两个宫人以外他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人,虽然没明确的表现出来,但是那两个宫人似乎也有意无意阻止他踏出这扇门。

为了更加明确的确定自己的想法,二宫有个非常简单的方法,这样想着,二宫开始向门口迈步

“公子您要去哪里?”

门口的宫女前跨一步拦下了他。

“我想出去看看可以吗?”

二宫试探着问。

“现在雨那么大,而且皇宫里处处是禁地,要是一不小心走错了路,可就麻烦了。”

宫女只是低着头,虽然没有明确说出禁止他出门,但是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自己若还是执意要出去就太不识抬举了,况且,进了皇宫他的命就不再是自己的了,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不要轻举妄动。

二宫和也确定自己是被软禁了,出于某种原因。

是什么原因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一定和大野智有关,因为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没人在乎二宫和也这个人,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唯一有关系的就只有大野智了。

比起自己现在的境况,他更担心的是大野智,至少现在至少被软禁而已,可是大野智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他心里真的一点底都没有。


用过午膳后,大野智被师父带着去了御书房,皇上说是有很多事有交代给他。

在途中,大野经过之前的住的宫殿外停了下来,准备走进去的时候,被师父拦住

“殿下想去哪?”

“我只是想进去那一些东西而已,大人您不用紧张。”

“您要什么只管吩咐下人去准备新的就好,旧的东西您已经不再需要了吧。”

“恐怕不是我不要,而是已经被你们丢掉了吧。但是那幅画我是一定要。”

“劝殿下还是不要乱走的好,皇上已经等候您多时,这些事情交给我们来做就好。”

说着就让侍卫将大野智带走。

大野走后,师父似乎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进去。 

进去后,不知道干什么的二宫正在整理着大野智之前留下的东西,看见师父来了,二宫终于看到一点希望。

“师父!您终于出现了!”

“怎么了和也,有事吗?”

师父笑着问他。

“不是,我就想问问,智他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呢?”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今天晚上皇上会传召你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担心,智出了什么事呢。”

“哈哈哈,怎么可能出事呢。”

“是啊,怎么可能出事呢。”

二宫意味深长说着,看了一眼师父。他知道,师父只是在敷衍他罢了,到现在,自己身处在这个情况里,出了大野智他谁都不会再相信了。

“对了,我是来给阿智取些东西的,他有一些画是已经给其他人画好了的。”

“他不能自己来拿吗?还要劳烦您。”

“不怪他,他太忙了,抽不开身。”

“原来如此。”

“是这样了,那么我就先走了,晚上再来找你。”

“恩。”

说完师父就拿着装着许多画的盒子就走了。

二宫和也这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从对方的一字一句中掌握信息呢。

所以现在看来,二宫已经猜到了大野智的处境一定不必自己好,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事的话,又怎么会不让他自己来拿这些东西呢,除了行动被限制了,还有就是不能让大野智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就说,自己的安全也许就是他们能够拿来限制住大野智的手段。


从二宫住的宫殿出来后,师父命人把这些画送到就在前方不远的大野智暂住的房间。


皇上一直在给他交代一些事情,于是大野智在御书房呆到了晚上。

其实能够交代的无非是一些令牌或者象征皇权的印章而已。

因为之前很多复杂的一切都为大野智准备好了。

除了内宫,前朝之中,那些势力雄厚的大臣,虽然目前新王登基之后还要靠他们扶持大野智,但是为了避免新王刚登基,被他们压制,甚至控制的情况发生,皇上都未雨绸缪,做好了准备。

其实,从二十多年前那个事件开始,皇上就已经开始准备着这些事了,就连那些被牵连的人,除了防止被人发现这个秘密以外,剩下的人都只是皇上早就想除掉的那些对他不忠的人而已。从那个时候前朝后宫中的人大部分都是皇上的心腹了。


从御书房出来后,大野智心情很复杂。

虽然说之前为了二宫的事情没有心情去考虑其他的,但是直到今晚,拿到手中那个皇上秘密中训练的军队的兵符,大野心中突然没了主意。

这些事和这场暴风雨一起来的太突然,却无法避免,对于治理国家这种事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把握,毕竟,在几天前,他还只是一个在宫里画画的,这事对当时的他来说简直远到是天边的事情。

可如今,就要快了,自己也许真的改做好准备了。


回到房间后,大野智看见桌子上熟悉的盒子,总算是在这心烦的地方让他看到能让他开心的东西了。

开心地打开盒子,其他的画他看也不看,直接找到了他之前在御花园为二宫画的画像。

在他打开画的一瞬间,一张小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

大野智正奇怪,捡起纸条一看,他惊喜到不行。

是二宫和也的笔迹,是只有大野智才认得出来的属于二宫和也的笔迹。

二宫收拾东西的时候偷偷写好放在画里的,本来希望不大,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试一试,却没想到,真的被大野智看到了

“风雨无阻”

是的,纸条上什么都没写,就写了这四个字,可是这就已经足够将二宫的心意传达给大野智了。

他只是想让大野智知道自己现在很安全,还有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他想告诉大野智,不论何时何地,也畏发生什么,他都会一直支持着他,风雨无阻。


大野智看到二宫的纸条,将它小心翼翼地收好。


屋外的雨连续几天都没有减小,反而有了变大的趋势,剧烈的雷声也从远处的天边到来。雷雨交加,使未知的路更难走。

但是,此时的大野智,已经无所畏惧,终于下定了决心,做好了觉悟。


评论(13)
热度(53)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