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34]

34.

就在大野智走后不久,二宫和也正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他想着,先提前准备好一些,到时候等雨过天晴,就可以直接走了。

正收拾着,突然听见有人在敲门。

打开门以后,发现是师父站在门外。

“师父?您怎么来了?”

  “和也啊,阿智让我来这里接你去皇宫一趟。”

“去皇宫?为什么?”

“听说皇上有事要对你们两个人说,但是他还有最后一点工作没有完成,所以让我来接你。”

这么久没见到师父,师父没什么变化,和往常一样跟他说话,可是二宫和也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但是转念又想,师父是大野智的师父,又不是什么陌生人,怕什么。

于是他便放下手中的事,跟着师父走了。


客栈外,雨还是那么大,跟大野走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雨太大,阻扰了视线,二宫和也看不清前面的路,他担心着,不知道大野智走的时候是否也这么艰难。


走了许久,二宫和也终于到了皇宫,亲眼见识后才发现这里真的就如大野智口中所描述的那样,看来那个呆子说的还真不错。

想到这里,二宫不禁轻轻笑出声。

师父听到转身问他

“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啊,不,没什么。对了,我们是直接去智那里吗?”

“不是,他现在还有工作没有完成,你先去他之前在宫里临时住的宫殿等他,等他完成了工作,你们两个就可以见面了。”

师父话里带话,可惜就算是聪明的二宫和也,在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他也不会听出来。


到了之前大野智临时住的房间,因为之前大野智回去的急,还有许多衣服和画具在房间里,充满着大野智在这里生活过的气息。

师父只是让二宫和也先暂时在这里休息,让他把身上被雨打湿了的外衣换下,然后就名宫人取走说是洗好了再给他拿来,这期间就穿大野智留在房间里的就好。

师父还考虑这么周到,二宫和也就更没什么疑虑了。

“外面雨大,就别让客人到处乱走了。”

换下衣服后,师父就吩咐了下人“好好”照顾二宫,就走了。


师父带走了二宫和也换下的外衣,并没有教人拿去洗,而是让人送去皇上的书房,自己则是去了松本的宫殿。


此时大野智还在松本润的宫殿中完成最后的工作,他不知道松本润掌握了什么情报,又到了哪种程度。不过唯有这件事,他一定不知道。

按皇上的性格,这个秘密从当开始,直到被公开之前一定不会超过三个人知道。

他只是问道:

“其实不一定非得让我来做最后这几步工作的不是吗?”

“为什么会这样想?”

“宫中画师这么多,随便谁都可以吧。”

“对啊,我也是这样觉得。可是,仿佛父皇不这么认为。”

大野智没有说话,他就知道,让他回来一定是皇上命令。

“他大概认为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吧,因为是你开的头,所以你定要你自己才能结尾。”

大野智继续沉默,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快要完成时,大野智的师父突然到访。

“不知您此时来又有什么事要拜托我去做呢?”

看到来者,松本润就猜到定无好事。

“殿下您言重了,臣只是来传皇上口谕请阿智去御书房面圣的。”

说着就准备走向大野智要把他带走。

松本润起身拦住他,拉低了嗓子问他

“我听说你去客栈带了位客人回来。”

这是大野智师父悄悄自己去的,却没想到竟然被松本润的人跟踪。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殿下。”

“你知道就好,瞒不过我有什么要紧,瞒得过大野智一个人就行了吧。”

“臣愚钝,听不懂殿下的话。”

“我不知道你和父王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奉劝你一句,万事都不要伤及无辜的好,有时候,越是逼得紧,越是无用功。”

“谢殿下指点,皇上也该等急了,请允许臣带着阿智先告退了。”

说着就走到大野智身边带走了他。


大野智一边被拉着走,一边不断想挣脱

“师父,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师父紧紧抓住大野停也不停一直向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你别管,跟我走就是了。”

“我说过,我不会答应你们的!”

“你最好想明白。”

 “什意思?!”

师父只是丢下了这句话就再也没有理会大野智了。


走到御书房,师父拽着还没放弃挣扎的大野智走了进去。

一进去,大野又看到那个做着亲切姿态的皇上,这才隔了一晚,皇上的面色似乎比昨天更差了。

大野智不知道这一次他又想对他说什么,很不客气的问道

“皇上,不管您说什么,臣依然还是那个态度,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你别心急,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朕。”

皇上扯了扯嘴角,看着大野智,似乎早就知道他要这么说。

“没什么好想的。”

“哦?是吗?那朕就给你看一样东西好了。”

“什么东西?”

说着,皇上便拿出了之前二宫和也换下的外衣。

“这个,你应该不陌生吧。”

大野智看着这件衣服怔住了,慌了阵脚。他不愿相信,赶紧跑去一把从皇上手中夺过那件衣服,拿在手上仔细辨认。

没错,不管他看多少次,都改变不了这衣服的主人就是二宫和也的事实。

大野智颤抖着,紧紧抓住那件衣服,低沉着声音,问

“他的衣服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你只用知道,他的性命在我们手上。”

“你以为你凭着一件衣服我就会相信么。”

“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大可回客栈去找,随你去哪里找。”

皇上话音刚落,大野智突然疯了似的冲到他面前,紧紧拽住皇上的衣领,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个此刻他恨到想杀了的人

“放了他。”

“大野智你!赶快放手!”

师父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

而皇上却很淡定,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师父退下,然后对大野智说

“你先别急,他现在很安全,只不过,以后能不能继续保障他的安全就看你的表现了。”

“我再说最后一次,放、了、他!”

“朕也只说一次,他能不能活命,全看你。”


就这样僵持着,可是,最后大野智终于还是妥协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拿二宫和也的性命做去冒险,他不知道这个为了保住皇位继承而不折手段的人到底会做出什么来。


大野智松了手,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皇上

“我答应你。”

“很好,你要是早有这觉悟,他也不必再受这个罪了不是吗?”

大野智已经无心理会,他现在只想知道二宫和也在哪里,是否安全,有没有受伤。

“让我见他,我要知道他是安全的。”

“现在还不行,不过你放心,等你登基那一天,朕自然会让你们见面。”

大野智嗤笑道

“登基那天?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命归九天呢。”

“你放心,朕也累了,很快。”

“那我就先退下了。”

正在大野智表情冷淡的仍下这句话准备转身离开时,皇上突然补充道

“对了,你这几天就住在宫里吧,你师父会给你安排住处的。”

说完,大野智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真的不想再多见到那个厌恶的人一秒。

随后大野智被安排到了另一个偏殿,其实就离他之前住的那个宫殿不远,可是就算离得再近又能怎样?

皇宫很大,路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迷路,一不小心就会被这复杂的路绕的分不清方向,找不到想去的地方,也看不见想见的人。


评论(6)
热度(55)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