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下雪的时候(上)

大野智X二宫和也

=就是之前辣个脑洞 

=天赐良缘前世设定

=总之这是个苦逼的故事

loft上面没有nino翻唱的那个版本,就用这个来代替好惹_(:з」∠)_

※注目:完全架空设定,所以人物性格已经。。。。【慎】※

不能接受的孩子别看雷到我不负责_(:з」∠)_

 ===========================================

 这是大野智自十八岁登基以来第十四年了,这十多年来,他从一个无时不刻都在担惊受怕的少年成长为日夜为江山社稷辛苦的君王,虽只是弱冠之年,但却因这许多年来在外侵内乱的年代里磨练,早已有而立之岁的心智。

原本,拿到他手上的就是一个摇摇欲坠、破败不堪的国家。即使是君王再如何励精图治也似乎都于事无补。人怨不止,朋党勾结,国库空虚,对于外侵也无可用人才,那些前朝留下的名将也始终敌不过岁月的迫害;天灾不断,整个国家都已经多年未降过祥瑞之雪了。

在这样下去,粮食作物的产量逐渐下降,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已是深夜了,大野智还坐在书房看着如山高的奏折,这个世界已经快入冬了,夜深露重却也是被眼前的国事扰得心烦,哪里还在乎的了冷暖,还是殿前伺候的太监进来不时地添碳,才得以使书房的温度不降下来。

太监他瞅了眼外面的天色,

“皇上,天已经蒙蒙亮了,您快去歇息吧,这些明儿再做吧。”

大野智被打断了思绪,这才觉得自己已疲累到不行

“怪说不得,烛光越燃越小我也竟不觉得暗了。”

回到寝殿后,大野智很累,所以很快便入梦了。


梦里那是冰天雪地的世界,安静地没有一点声音,就连大野智才在雪上行走的时候都没有声音,那些细碎的声音似乎全都被着白茫茫的雪吸进去了似的。

这个地方,他似乎来过,但是却也记得不清楚。

他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下雪了,何况还是这样大的雪。

仅仅是雪而已,都如此不可得,自己竟然还是天子,坐拥天下的天子,却就是要这年初的雪才能救得了燃眉之急,救得了国家。

苦笑无奈之余,在这万籁俱静的森林里,似乎听见了有些声音传来,似远似近,飘忽不定。

大野智放眼望去,想闻声寻找,却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一个人影都没有。

又变得安静起来,似乎世界就又变回只剩他一个人了。

大野智没有继续在意,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不过,怕是这些雪都是幻觉而已吧。

他多希望自己能将这些雪捧回去洒在自己的国土上,滋润干脊的田地。


就在此时,他又听见了声音,这次比之前要清楚些,他集中注意,静静听着,终于听清似乎是有什么人在随意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大野智赶紧四处张望,寻这着忽远忽近的曲声寻找着。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要去找那个声音的主人,或许他心里是想知道这是哪里吧。

声音飘渺不定,时近时远,总觉得快要接近的时候却又突然变远了。

大野智就这样急急地走着,脚踩在雪上却还是没有声音,他甚至连自己的喘息声都听不到,却能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终于,大野智似乎是确定了明确的方向,真加快脚步追着,突然,整个世界开始扭曲,似乎陷阱了漩涡。。。。

一瞬间,所有事物同那声音一起戛然而止,什么都没有了。


大野智被外面的钟声惊醒,才发现刚刚果然只是进入了梦里。

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梦就睡了多久,望了眼窗外,天色不早了,急急忙忙起床后,又开始继续阅昨夜剩下的奏折。就算是被从小近身服侍的太监苦口婆心地劝他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但是,这样的关头,也在乎不了这么多了。

就在他还在为近年全国粮食锐减,现在却又遇上和外敌开战军需不足的问题头疼的时候,殿外有个从前线紧急派来汇报战况的士兵求见。

大野智眉头紧锁,召见了士兵,他已经做好听坏消息的心理准备。

士兵急忙进来汇报,看得见浑身带着不轻的伤。

“皇上,前线已经不行了!死伤无数,粮草紧缺,将军战死,现在军队剩下的人全部被迫撤退躲到一座山上。请求支援啊!”

大野智紧皱着眉头低着头沉默,突然握紧了拳头狠狠砸到书桌上,在众人还没有反应多来的时候,大野智起身,拔出挂在墙上的宝剑,一转身便狠狠将书桌劈成两半。

在场的人被吓到不敢出声,跪在地上不住发抖。

“为何天都要亡我。”

大野智任然低着头,低沉的声带着颤抖。

语气中无奈多余愤怒。

愤怒是恨自己无能,也是恨上天为何连降天灾,在这两军交战之际火上浇油。

房间里异常安静,大家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下一秒就变成了那个桌子。

龙颜大怒,在书房伺候的太监从未见过,在他们眼中,这位皇上平时都是安安静静,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但却不怎么容易生气,也因为如此,这样不容易生气的人,发起火来是最可怕的了,所以根本无法想象真正生气的样子。


等大野智平静下来,慢慢抬起头,手中紧紧握着剑,从门口望着远处漫天硝烟的天空,坚定地说出了令众人都大吃一惊的决定,这个决定,也是唯一的出路了。

“御驾亲征。”


圣旨下去后,在第二日的早朝上,大野智也提了这个决定,虽然有不少人劝他三思,说了种种弊端,但是这是唯一的出路,即使再有人劝阻,也无济于事。


此事已决定后,便很快着手准备,不出几周,随御驾亲征的大军已准备好。

他在这情势所迫之下,做了这个国家历代以来第一个御驾亲征的皇帝,做到如此地步,只希望他能够战胜而归,他也希望他的诚意能够感动上天,赐他今年冬天一场瑞雪,以解国家水生火热的处境。


其实此行是非常危险,军队是临时召集的,不足十万,也都不是精锐之兵,粮草也撑不过三个月。

但无论如何,到此已无退路。


或许是上天可怜这年轻的君王,这次御驾亲征虽说千辛万苦,但也是胜利了,将士们看着前方马背上披着战甲领军的君王的背影,士气大增,敌军不退誓不罢休。


经过两月苦战,敌军被击退,大败而归。


这两天在整顿军队准备回京时,大野智从刚来的时候就发现这座山不知为何他感到很熟悉,仿佛曾经来过,只是当时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这些。

但是自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离京,连京城都不成出过,又怎会来过这里。

虽然不想再去留意,可是这个感觉却日益强烈。


在军队快要出发的前一晚,深夜,大野智在帐篷里熟睡着,耳边却突然清晰地听见之前梦里出现过的不知名的曲调。

猛地惊醒,坐起身来,仔细听着。

外面很安静,特别又是在山里,但也多少会有虫鸣和树叶沙沙作响,而今晚却安静地出奇,除了那个有点回音忽远忽近飘渺的曲调。

大野智下床走出帐篷外仔细听着,摸索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似乎确定了方向,大野智一刻也未犹豫,转身进帐篷里抓起了披风,牵上他的御马欲策马追去。

到此为止,这里似乎都和梦里的顺序相似。


在他牵马时,惊动了守夜的士兵,士兵追上前去还未开口询问,

“明日军队按时回京,我自有安排,不用管我。”

大野智只丢下一句话便策马而去。


评论(11)
热度(19)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