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26]

=你们要的见面,但是我要睡觉惹QAQ就没继续,码的急不要嫌弃QAQ

=然后最近开始补课会忙成狗QAQ有时间我就更,停在这个地方我也不是故意的【土下座

==============================================

26。

大野智满心欢喜骑马一路飞驰赶到京郊南边的码头,下马后急急忙忙将马拴在路旁的树干上就干着跑去四处寻找小和的身影。

可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窜来窜去,大野智急着满头大汗找了许久也未曾看到,转身看见江边有位叼着大烟袋坐着休息的老船夫,就小跑着过去询问:

“请问船家,这船的编号可是3104?”

“3104?不是啊,本来那艘客船是今天差不多这个时候到的,但是听说路上遇到暴雨耽误了行程,看样子是得晚到了。”

“晚到?晚多久?”

大野智听到这个消息急了,连忙追问

“这我就不清楚喽,情况好点儿就今日之内,不然的话就得好几天吧。小兄弟你要搭船?”

“不,不是。。。我接人。。。”

  老船夫停了一下,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

“接人啊,那可倒霉了。。”

“!?怎么?”

“我的意思是,你接的那个人可倒霉咯,路上遇到暴风雨,船肯定晃得厉害,如果体质不是特别好,就算是不晕船的人也得晕船。”

刚说完,就听见有人在前方喊老船夫的名字,让他过去帮忙,船夫也就应声走过去了。

船夫走后,留在原地的大野智满心的焦虑和担心,还有失落。


说好的今天来,怎么又没到呢。


船啊船,你怎么还不到呢,你早点到,小和就能少吃一点苦了。


好不容易要见面了。

真是该死的天气。


大野智一个人在江边一边来回踱步,一边瞎想担心着,不知不觉,朝阳在不经意间转变成落日,一点一点快要沉入望不见尽头的江边了。

落日余晖,大野智投入江边的影子被水波打撒拉长了,希望影子可以随着水波飘过去,去探探船在哪儿,小和在哪儿。

大野智就这样等着,时而抬头伸着脖子,希望可以望见小和乘的那辆船。

可江的尽头依旧没有出现那辆客船的身影,再晚些,就连夕阳也照不到它了。


等着等着,转眼间天从玫瑰色的晚霞被墨色的黑夜替代了。太阳也不再照亮江面,尽头的那方已经变得看不清楚了。

码头上的工人渔夫和船家们也都陆陆续续回家了,再一眼看来,就只剩几盏照明的灯笼,一匹坐着休息的马,以及一个坐立不安的人。


  今晚的星星似乎稀薄了许多,只有几颗特别亮的还在闪烁着,看久了,就好似山里村寨里少许的人家灯火。


  正是安静的时候,大野智却听见身后马车的声响。

转过头,等马车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师父。。。以及刚刚从马车车厢里探出头望着大野智的七皇子。


“你们怎么来了?”

大野智有点惊讶

“来看看你是不是迷路了或者是不是一激动就掉江里了,这么久都没回来。”

师父有点责备的口气。

“抱歉。。。。”

“怎么,没有接到?”

“恩。。。。”

大野智失落的低下头长叹了一口气

“船中途遇到暴风雨被耽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呢。。。。”

“哎,阿智,你也别太难过,应该没事儿的。”

看到大野智失落的样子,师父也不忍心责备了,安慰道。

“师父你怎么把七皇子也带来了?”

“是他让我带他来找你的,看样子也是担心。”

“不会吧。。。。。”

 就在师徒两人还在一旁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候,七皇子好像听到了似的

“船什么时候到?”

“啊?。。。不知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接到小和就回去啊。”

大野智答得理所当然,这种问题连问的必要都没有。

“可是你不是不知道船什么时候到吗?”

“对啊。”

“。。。。。。。。。。”

七皇子沉默没再问下去。

大野智和师父对视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沉默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大野智可以这样去对待一个人,甚至无需多余的思考,只是十分坚定的对那个人好就行了。


“小和,就是你画中的那个人吧。”

良久,七皇子打破沉默。

“嗯呐。”

大野智有力地点点头。

“真想见见他。”

“为什么?啊!我还是不会同意让他进宫给你做松饼吃的!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答应的!”

“。。。。你又不是他。。= =”

“小、小和听我的!”

不管大野智怎样争辩,结果七皇子还是无视了大野智最后那句话,直接绕到大野智师父那里去:

“今夜我就先回客栈等了,等他把人接到以后我再回宫。”

说罢便坐回了马车车厢。


临走前,师父同大野智说,等把殿下送回去之后会连夜派人再驾一辆马车再送一些食物还有衣服过来。若今晚没接到,明日会再来陪他。


就这样,大野智与师父和七皇子道别之后,一个人缩在栓着马的那颗大树下,静静等着。


不知不觉,就到深夜了,师父派来的马车和车夫到了有一会儿。夜晚的风是比白天要刺骨许多,大野智觉得冷了,可是他不愿回马车上休息,万一马车上太舒服而睡着了,小和来了就听不见了。所以不管车夫如何的劝他,他也只是添了见师父托人给他带来的厚衣服,又回那可大树下缩着等了。


大概也是等太久了的缘故,大野智坐在树下听着树叶和水浪合奏的睡眠曲,他也招架不住,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睛。

静静地听着慢而有节奏的浪声,大野智似乎就快要真的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江涛的声响忽然变得大而没有了节奏,江面上开始远远地传来一些各种声音混在一起的吵闹声。

似乎越来越近了,渐渐地,可以听清船上工人船夫和乘客的说话声。

“船已靠岸,乘客可以下船了!”


随着船夫的吼声,惊醒了大野智。

看到出现在码头灯笼的灯光下的客船,大野智打了个激灵,立马从大树下跳起来,急忙向船的方向跑过去。

站在客船的出口边上,看着一个又一个乘客从眼前经过,每一次都会期盼下一个看见的就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可是,就这样一个又一个从期待到确认到失望,再到期待,这样一直反复循环着的心情,却始终没有等到二宫和也的出现。

乘客越来越少,到最后已经没有人再从穿上下来的时候,大野智慌了。

他再三确定这艘船就是3104号,可是为何却看不到小和的身影。

大野智抓住眼前经过的船夫,着急地问他:

“请问,船上的人都下来完了吗?”

“你有事吗?”

“我是来接人的,可是我没有找到他。”

看见心急如焚的大野智,船夫想了一下,说:

“这样吧,反正我现在正好要进去检查一遍,你跟我进来一起找吧。”

“好,谢谢!”

得到船夫的帮助,大野智跟船夫一起上传了。

“你接的人是在哪里上船的?”

“xx镇。”

“起点啊,看来是长途的客人,你从这个门进去,里面就是那些长途客人的房间了,只是比较多,你得一间一间找,这样吧,我举着灯帮你一起,这里面已经没有灯了,你也看不到。”

“好!麻烦你了船家!”

“没事。”

于是,大野智就在船夫的陪同下,一间一间开始寻找。


只是,每找一间,就多一份失落。


“哎,这就剩下这几个房间了,若是没有,就真的没有了。”

大野智只是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


打开下一个房间门的时候,和之前一样,大野智一边走进去一边叫着二宫和也

“小和,你在吗?”

走了几步,大野智好像听到角落处似乎有什么响声。

 “。。。。。。小和?”

船夫举着灯,但是烛光太小,看不清最里面的样子。

又多唤了几声,还是无人答应。

但是大野智确确实实听到角落处有声响,很小很小。

“小和是你吗?我是智啊。。。”

“。。。。。。。。。。。。。。。

。。。。。。。。。。。。智。。。?”

终于,过了良久,大野智听到回应,虽然,声音很小很轻,但是,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小和!他这半年里朝思暮想的小和!


大野智激动地跑进去,他也终于看清楚了晕船躺在床上的二宫和也。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把紧紧抱住,比当初离别时的力气还要大

“小和小和小和小和!!!!!”

大野智激动地哭了,傻兮兮的抱着意识都还模模糊糊的二宫和也一通乱叫。

“。。。。你干什么啊。。。。。”

过了一会儿二宫和也终于受不了大野智开口了,大概是真的没什么力气,说话都很费劲。

大野智没回答,还是傻兮兮的抱着二宫和也止不住流泪。

“。。。。没出息。。。。。”

虽然这样责怪大野智,可是二宫和也的泪水又何尝没有落在大野智的肩上呢。

彼此彼此吧(?)

感觉上好像过了几千个不眠的夜晚换来的重逢,然而此时,就算是大哭一场,眼泪也终于不只是落在自己身上了。

无论何时无论何事,都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评论(11)
热度(70)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