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22-24]

=本来想一口气多跟几章,但是已经精尽人亡了,我要睡觉了【哭

=前几天一直没更,还卡住了【心塞)自己也觉得支线太长了,话唠把持不住。。。

=更了这么多不表扬我吗???????【奏凯

==============================================

22。

一连过几日,自大野智从七皇子的宫殿出回来后,大野智至今没有接到工作。本事王上安排他去画像,但是自上次之后,就没有第二次的传召了。

大野智也是每日闲的发慌,最终还是憋不住受不了天天呆在寝房里发呆,带上本该给皇子画像的工具,去御花园写生了。

听宫女说,最近正是牡丹开的最艳的时候了。于是,大野智就找了一处牡丹开的最好的地方坐下开始准备写生了。

看着眼前一簇簇形色各异的牡丹,最夺人眼球的果然还是正红色的了。

这颜色艳而不俗,像极了那日着霞帔的二宫和也唇上的唇脂,大野智看着眼前的牡丹出神,有朝一日,一定会让小和为自己再披上真正属于他的嫁衣。


回过神后,大野智将那日眼中的新娘,用笔墨添在了一簇簇牡丹之中。


就在大野智画的差不多的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有那么一点儿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画的谁。”

“诶?!”

大野智惊讶地闻声转过头,发现正是那位处女座皇子!

“你什么时候站在这的?!”

大野智竟然忘了行礼和敬语这回事儿。

七皇子比起皱着眉头不满,现在更多的惊愕大野智这反应迟钝的脑子。

不过还好,大野智还没有等皇子开口便想起了,赶紧行礼问安。

“你起来吧。”

“啊,是。”

“你画的谁。”

“请问殿下您,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大野智你不要答非所问,别人跟不上你的脑回路!

好像七皇子今天是没有十分在意了,或许只是因为这偌大的皇宫内没有谁能够这样跟自己如此直接的对话了。

 “从你过来之前,我就坐在后边的亭子里。”

  “您不会一直都坐那里看我画吧。。。。”

  “有何不妥么?”

  “没、没。。”

大野智心里觉得这小孩儿真是个奇怪的人。

“你画的谁,我问第三遍了。”

皇子觉得这个脑回路极其跳跃的怪人(得,你们俩都觉得对方是怪人。),画还真是不错。

风虽然同往日宫廷画师那样严谨华丽的画风不一样,但是颜料用色和晕染的十分美丽。

画中人轻轻闭着双眼,浅浅的笑着,明明围在华丽的红牡丹之中并未失色,更是衬托出画中人娇艳之中清丽的美。

“啊?啊。。。。这个啊。。。。”

说着大野转过身,凝视着画中的人笑的很开心

“是我喜欢的人。”


七皇子有点惊讶地看着大野智眉眼之见流露出幸福的笑意。

明明只有十多岁而已,但是七皇子好像很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表情了。

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只是记得,这样的表情,只在自己母后临逝前说起父王时的表情一样。

母后也说过,自己爱父王,为了父王可以什么都不要,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是不懂了,也不想懂这样多余的东西。


大野智看着眼前的人沉默了良久,似乎是被自己的回忆拉走了。


“殿下,可找着您了!王有事传召您,叫您去御书房!”

正在此时,一位宫女急匆匆赶了过来传了话。

皇子突然回过神,发现刚才居然在这个怪人面前失了态,有点尴尬地随手整理了衣领,跟着宫女离去。

“你的领子和头发还是乱的,下次我不想再看到了,给我整理好。”

“哦。。是、是。”

临走前,皇子似乎又正常了,下了命令头也不回地走了。


“真是个怪人。”

等皇子走远了大野智小声嘟囔了一句就继续收拾东西走了。


23。

大野智以为皇子是不会给他活儿干了,正准备这几日好好偷个懒多睡儿,睡醒了就在皇宫里转转,然后把皇宫里从建筑到风景到稀奇好玩儿的东西全都画下来,整理好到时候回去拿给小和看。

他自己确实是想让小和看了高兴高兴的了,但是小和看了一定会吐槽他为什么不稍点儿值钱东西回去买了补贴家用。


当然大野智是不会想到那里去的啦。


不过他更想不到的是,七皇子今天会这么早就传召他过去,说要给他活儿干!

别说画那些东西了,大野智连懒觉都没睡成!


大野智闷闷地憋着嘴慢吞吞起床洗漱,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带着画具跟着前来传话的宫女走了。

到了七皇子的宫殿,还是一如既往的。。顺眼的景象,途中路过了许多双胞胎下人,大野智便到了内廷,到了之后发现皇子似乎已经站在花园里那颗不高不矮的桂花树下许久了。

“禀殿下,画师大人带到。”

“恩,下去吧。”

通知到后,宫女被遣走了,七皇子也似乎没有因为大野智的到来而开始给他安排工作。

只是像昨天在御花园一样沉浸在脑海的回忆里。


“昨天那个人,就是小松饼做的比御膳房还要好吃的那位吧。”

还是七皇子先开口。

“恩、恩。。是的。”

“我想请他来宫里做给我吃。”

“不行!那怎么行!”

对于大野智突然上升的语调和反应,七皇子诧异地转过身。

然后很生气,居然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最后,他又一直转念,想想,便算了。

  反而觉得这个人虽然很怪很讨厌,但是,却正是可以跟自己正常说话的人,至少,不再像平日里那些人那样无趣。

  每天都是一样的,重复又重复,才十几年,他都要厌烦了。

  就算是处女座的孩子也不是想在这方面一样的。

 “为何?”

“他进宫给你做吃的,我怎么办啊?”

大野智似乎很较真地问,他好像真的是在问。

七皇子觉得好笑,哪有人真问的。

  “我怎么知道,你们一起留在宫里工作不是很好么?”

“不行,皇宫虽然豪华,但是太闷了,规矩太多,我是不会让小和在这里受苦的!

而且,万一说错话就要杀人砍脑袋的,多不安全,而且我只是听师父说,我是临时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去的。”

“受苦?第一次听说住在皇宫确实受苦的。”

七皇子没有料到大野智会说这么多,更不会想到,大野智说出了与自己母后当年同样的话。

母后说“润,你生在帝王家,以后路上就必定会受苦受累,但是你一定要坚持,辅佐你父王,辅佐今后任何一任的国王。这才是你的使命。”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七皇子太小了,他听不懂,更听不懂,生在这个万人之上的家族,长在自己要什么有什么的皇宫内,居然会是受苦。

也听不懂为何母后说自己的使命仅仅是王的辅佐而已。


整个皇宫难道还有别的皇子?或者是父王过后,将会是比自己小的弟弟登基?


当然,当时他想不懂,也就不去想了。

而且母后并不期望自己能即位,自己也不会忤逆母后的意思,再加上母后常年的教育,使得他对王位根本没有任何想法。


“总之就是不要。我不会让小和跟你的!”

最后,大野智一字一顿,斩金截铁地强调,结束这个话题。


“那你就开始画吧。”

七皇子也不想跟他多废话,走到院内的亭子里坐下。

要是自己想,哪会由得他?

“哦。。”

大野智很不高兴跟着走过去,然后慢吞吞摆弄着画具。

七皇子看着却意外想笑。


这样的,怕是在宫里呆不了多久就去井底了吧。

宫外真的有这样好?那些人也真的都这样有意思么?

七皇子好奇了,十几年第一次对宫外的世界有些向往了。


大野智看着坐在那里有些出神的七皇子,眼睛里捕捉了到他嘴角一丝的笑意。

他突然发现,那个奇怪的小孩子好像变得比之前好接近了。


“对了,你的衣领怎么还是那样,还有腰带也没选好颜色。”

刚刚这样想着大野智被七皇子的这句话打回了刚刚的念头。


还是讨厌。


24。

这几天,大野智常常去七皇子那里给他画像,每天都会在大野智画累了之后休息的时候请他吃御膳房的小松饼,每次都还问他,这次改良了以后有没有那个好吃了?

大野智当然每次都摇头,不行不行,味道完全比不上。

七皇子还会让大野智给他讲宫外的故事,当然了,大野智这个在山上生活了十几二十多年,最远也就往镇里跑,在认识二宫之前,大野智连百花楼是个啥都不知道。然后就是自己才来了几月的京城。他就把镇上那些事儿和从二宫和也那里听来的八卦全胡乱凑合一起给这个实际上比他还傻的皇子讲了,讲没讲错他自己都不清楚。

不过七皇子也听得津津有味,因为他比大野智知道的还少,大野智说的什么他都相信,心里也开始对大野智改观了。

而且他也好像对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的故事很感兴趣似的,这些事儿每天都成了定番。


七皇子也越来越向往宫外的世界了。

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不知道为何,七皇子好像对眼前这个有点对哥哥一样的感情。

当然他是好面子,不会让大野智发现的。

而且自己没有哥哥,不太清楚对哥哥是个什么情感,只是觉得大野智有种亲切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不知有多少天,再给七皇子的画像快完成的时候,七皇子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要大野智带他出宫转转。

“你想出宫?你爸,不,王他会答应吗?”

“我会尽力求他的。”

“但是这个时候出宫,多不安全啊,我师父说有多少人想害你呢!”

“只去一天,又不宣言出去,带些大内侍卫加上你师父没事的,况且你也想回客栈看看二宫有没有给你回信吧。”

“当然想啊。。。。”

“就这么定了,我这就去求父王。”

就这样,七皇子就丢大野智一个人在花园里走了。

大野智当然想回去看看有没有信啊,他都是每天期盼着这个过的。

放下画笔,大野智有点担心,坐在桌子边等着七皇子的消息。

虽然对皇子的安全有些担心,但是心里还是很期待王能够同意。


喝了不知道几盏茶,天都暗了,七皇子还没有消息,大野智满是担心。

当殿内的灯一盏一盏慢慢被点亮的时候,终于,七皇子回来了。

他带来的,是好消息。

七皇子终于可以出去看看了。

大野智也终于可以回客栈看看有没有回信了。


得知好消息之后,大野智急忙跑回自己的寝殿,收拾东西去了。

第二天一早就和七皇子,师父一起出发,还有一些暗中保护的大内侍卫。


今晚,大野智他开心到大半夜才睡着,七皇子同他一样。

两人怀着同样的心情不同的梦睡着了。





 


评论(29)
热度(51)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