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OU [短 | 完]

    =从渣浪搬过来,有错字修改(。)_(:з」∠)_水平。。。依旧。。慎【。

    =大野智X神乐龙平

==============================================



"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
不想在跟眼前这个已经没有理智的人继续浪费时间废话下去。
既然他现在不是龙的话,我就没有必要再跟他耗下去了。大野智这样想着,皱着眉站起身来,想要离开,正迈开了一步,便突然却被蹲在地上的那个人用强力拽了回去。由于太突然,以至于大野智一个阻趔差点摔倒。万没有想到蹲在地上那样一个瘦小的人突然确有这样大的力气。
惊讶之余,大野智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这个家伙冒充是龙骗自己出来就已经让他觉得很恼火了,现在却又发起疯来不让自己走。莫名其妙。
"喂你干什么啊!"
大野智一脸不耐烦,口气也差了许多。
神乐就仅仅是抓住了大野智的衣角,双膝着地跪在地上,没有抬头,从大野的角度来看,已经凌乱的刘海遮住了神乐的脸,使他看不清神乐现在的表情。
神乐只是跪在那里,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只是身体有些不自主地颤抖,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留下。。来,可以么?"
僵持了良久,才听见有些颤抖的声音从神乐口中传来,他依旧是埋着头,不想让大野智看到自己那张已经被眼泪划花了的脸。
"就一会儿。。好吗?。。。。。拜托了。。。。。"
近乎恳求的语气,不知道在内心里挣扎了多久,神乐竟然放下了那个天才科学家让人自傲的身段,去恳求前面那个只是个教别人画画的不出名的画师。
大野智看着眼前这个人,真的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这个奇怪的人老是仗着自己跟龙同一个身体就老是做一些让大野头疼的事情。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天才,有时候却跟小孩子一样可气却又无可奈何。
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挣扎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留下來,因为就凭那张脸大野就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坐视不管。就算再不情愿。
"。。好吧,就一会儿。"
听到大野智的回答,神乐怔了怔,微微抬起了头看了大野一眼。他以为就算是有龙的原因,但是大野智还是会很坚决的拒绝自己,因为自己明明知道龙已经回不来了的情况下却还要利用龙,冒充他去骗大野智来见自己。
但是大野智还是答应了。

真是个愚蠢的老好人。

大野看到神乐抬头那一瞬间,突然心里微微的触动了一下,鼻头有点酸酸的,就算他不是龙,但是看到神乐被泪水划花的脸,眼里充满了疲惫的样子。
不管怎样,那都是跟龙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身体。大野智无法完全忍心看到眼前这个人继续崩溃下去。
毕竟跟龙共用一个身体。。。
就当是。。为了龙吧。。。
大野智给自己找了个充分的理由。
神乐猛地收回停留在大野身上的视线,因为他看到大野智现在完全是用看龙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一瞬间觉得很火大。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喜欢龙那个家伙?!你也是,早树也是!!?!那个家伙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们都喜欢他?!"
神乐突然站起身,冲过去猛地将大野智用力推倒在地,神乐坐在大野身上,左手死死拽住大野的衣领,右手用力按住大野的肩膀,大声吼道。
在这十几秒之内的转变,大野智根本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这个突然的情况。一脸惊讶地任由神乐发疯般的将自己推倒在地上。知道摔在地上身体所传来的疼痛感才让他反应过来。
"凭什么?!那个家伙明明就是个不存在的!擅自出现,还占用我的身体!!他本来就不该存在!!消失也是必须的!!"
还未等大野做出反应,神乐又开始发疯似地吼着。
"本该消失的是你!"
大野智终于忍不住自己满肚子的火气,愤怒地朝着发疯的神乐大吼了一句话。他不想再让眼前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再自以为是下去。
神乐怔住了,他停下了下来,惊愕地看着愤怒的大野智。
"难道你不知道真正的主人格是龙,而你,才是那个突然出现在龙的身体里,占用他的身体的那个不速之客。"
大野智紧紧抓住神乐的手臂,看着神乐,一字一顿地告诉他这个残忍的事实。

声音平静却听着十分清楚。
"龙。。才是。。主人格。。?开什么玩笑!。。。。。"
神乐愣在那里,下意识避开大野智的视线。这个消息简直让他无法接受。大脑无法立即反应过来。
"不知道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不知道是什么心作祟的缘故,他明明看到神乐已经受到很严重的打击,心里却居然还有点解气。

但是当他看着神乐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却又开始后悔,或许自己说话不该这么重。

刚有了这个想法,大野智就移开了视线不想再看着神乐的脸,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看着那张脸自己就永远会这样矛盾下去。

可气却又让他无法记恨。

 

大野智松开了抓住神乐手臂的手,他这才觉得自己刚才是有多用力。

 

他以为就这样就结束了,正当他想开口让神乐让自己从地上起来的时候,神乐突然好似回过神来的样子,但是眼神却是空洞的。神乐继续用尽了力气将有些起身的大野智推倒在地上,狠狠压在身下。凑近了去,笨拙地吻上了大野的唇。

大野智被神乐这一举动吓得一时间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接触的那一瞬间,大野智的大脑跟现场的状况一样混乱,他甚至会觉得那个温度和触感是如此的熟悉,令他甚至忘记了推开那个疯狂的人,他大概已经混乱了,那个感觉明明就是龙,连气味都相同,是不是龙又回来了,是不是之前一直都是龙在跟他开一个很大的玩笑。就在他快要陷进去,神乐却用自己的舌头强硬地想撬开大野的牙齿的时候,大野智这才反应过来,推开压着自己的神乐,坐起身来。

如此强硬却又笨拙地方式是那个温柔的龙不会有的。

大野智用自己仅剩的理智用力将神乐从自己身上扯开,狼狈地背对着神乐站起身来。

这时神乐静静地跪坐在一旁,依然低着头,用有点沙哑和颤抖的声音,异常冷静的语调问道

“其实这样没有区别吧,对吧,刚刚你明明就没有分出来。我跟龙是一样的对吧?”

 

大野智有些慌张,神乐的这句话把大野的脚死死安在地上,让他无法马上离开,逃避这个问题,而且他没有办法反驳神乐,刚刚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眼前的人就是龙。但是他不想承认,不想让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人胜利。

大野智微微转过头看着还跪坐在地上的神乐,却不敢与神乐的眼睛对视,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只慌忙说了一句

“你这个疯子”

便甩下神乐匆匆逃走了。

大野智用力摇了摇头,想忘记今晚发生的事情,其实却只是自己想要逃避那个一直萦绕在脑中的神乐的那个问题。

 

大野智并不知道,若不是之前他莫名心软答应神乐留下来陪他一会儿,之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两个人各自的心中也不会有那些微妙的变化。

 

 

 

 

 

第二日早上,大野智收拾好以后便动身出门去了自己的画室。

今天大概要在画室呆到很晚,昨天因为神乐的缘故,本来应该昨天完成的任务留在了今天。

从起床开始,屋外就淅淅沥沥飘些小雨,不是很大,却密集到不得不打伞的程度。

跟最近发生的琐事一样,真是令人烦躁。

出门后才发现风很大,冬天突然一刮风还真是有些冷得受不了,昨晚被神乐折腾了那么久,还真是有点累,但是被这风一吹,大概也冷清醒了吧。大野智掖了掖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就算是撑着伞,风还是把雨水迎面吹到自己的脸上。

 

画室里还有很多幅龙以前画的画,还有龙的画具,大野智从来都没有动过,全部就放在原来的地方,他认为,说不定有一天,龙会突然出现在画室里,要是那个时候他找不到自己的画具和画那就不好了。

他明明就觉得,龙还在,在回来之前,大野智都会等,画室也绝对不会搬走。

 

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

 

呆在画室的时间和往常一样很快,只要一心投入到作品里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打扰不到大野智了。看了看时间,快到凌晨1点了,自己今天总算勉勉强强把这两天份的量完成了。

今天果然还是太冷了。

大野智本想今天就在画室睡的,结果这次降温来的太突然,画室也没有准备更厚的棉被,所以就算已经很晚了,他还是准备回家。

 

今天这雨真是有点恼人,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地上全是一滩滩积水,雨滴依旧很小但很密集,风倒是没有白天那样大了,街上很安静,耳边只听得见雨滴打在雨伞上的滴答声。画室离自己住的那条街上不算很远,但是深夜只身一人走在下雨的路上难免不会让人产生一些可怕的遐想,于是大野智加快了脚步。

 

埋头迈着大步快走着,终于,大野智抬头,看到不远处家门口亮着的路灯。

小跑着,脚踏过积水时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雨水迎面打在脸上,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同时也到了家门口。

刚到家门口,突然一个黑影从灯光找不到的阴影里出摇摇晃晃走出来,吓了大野智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影先开口了。

“你回来了。”

很弱很轻的声音,竟然差一点都被雨声盖住了。

随着来者的接近,大野智闻到一股很浓的酒精味。

真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了,昨天才听到他对自己大吼过。

大野智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他有点不耐烦,为什么这个人老是缠着自己不放,自从上次事件发生导致龙自己选择消失之后,这个人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并且使用了各种幼稚的借口。

自己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跟他耗下去。于是大野智正打算下狠心把神乐推开,但神乐却在大野智伸手的前一秒,在他眼前倒下去了。

神乐倒下的瞬间,大野智用本是想推开他的双手接住了他。接触到神乐的身体的时候,大野智才感觉到神乐的身体已经冻得冰凉。

 

他不会是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吧。

 

到底等了多久,身体尽然冻成这样。

 

好像还喝了很多酒,这个人。。。到底是想干嘛。。。。。

 

问题一连串涌入脑中,大野智越来越猜不透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明明是一个天才科学家,但是却意外会干很多幼稚,可气,却无可奈何的事情。

 

不管怎样也不可能把他丢在门口吧,无奈,大野智只好将神乐抱进家里。

进到家里,将神乐放在床上后,大野智立即开了空调,虽然自己平时不怎么习惯用,但是这个人已经冻成这样了。。。。。

神乐的头发和衣服已经湿了,要是不换下一定会重感冒。

于是大野智拿出了干毛巾和自己的睡衣。

小心翼翼将神乐的衣服脱下,再用毛巾轻轻擦干他的头发和身体,再帮他换好睡衣。

 

之前龙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大野智也这样,先把他抱起放在床上,然后帮他换睡衣。从头到尾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醒了他。

 

不管是哪一个都是这样,就连睡着了也不能让大野智放下心来。

 

最后从衣柜里拿出更厚的棉被给神乐盖上,忙完了后刚坐下休息,突然响起一阵铃声。在这样安静的雨夜里,铃声显得异常响亮。大野智忙手忙脚到处找着声音的来源,最后从神乐的外套里找到了他的手机。

来电显示:

白鸟里沙

“喂?”

“。。。。。。。你是?”

大野智接了电话,然而对方一听到自己的声音便立刻警觉地问道。

“啊,不好意思,我是大野智。。。是神乐的朋友。。。。请问你是?”

“你就是大野智?”

对方似乎无视了自己的问题。

“恩。。。对。。。。。”

“我是神乐先生的助手。”

“啊!这样啊。。。。。”

“神乐先生怎么样了?你们地址在哪里。”

还没有等大野智想好接下来该怎样接话,对方已经先开口提问了。

语气很直接。

“啊?你现在过来?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还在下。。。。”

“地址是?”

大野智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来,就被对方硬生生塞了回去,完全无视大野智的话。

大概怎么也听不进劝了,大野智无奈告诉了对方地址,挂了电话就坐在了沙发上等着。

 

视线无意识停留在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脸上,大野智开始仔仔细细观察了起来。明明完全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格却十分迥异。

但是睡着的时候却是一模一样的,完全分不出来,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做相同的一个梦呢。

神乐睡的很熟,只是紧紧皱着眉头。

 

等了没多久,屋外就传来了敲门声,是白鸟里沙来了。

“我还是觉得。。。按他现在的状况,等明天他醒了再带他回去比较好。”

白鸟进门后,大野智一直跟在她身后提着建议。

不过她并没有理大野智。

 

但是,当白鸟里沙进来后看到神乐目前的状况,她虽然并没有说话,但是看她也没有要别的动作要把神乐带走的意思,大概就是默认自己的建议了吧。

 

大野智坐在一旁饭桌边的椅子上,看着沙发上熟睡的神乐和进来以后一言不发的白鸟里沙。

他觉得气氛很尴尬,有点不自在,总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僵硬的气氛,但是他知道无论说什么白鸟里沙大概都不会理他,于是他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房间里只开的一个灯光暗柔的小灯,屋外的雨声似乎因为屋内的安静,都要从外面穿进来了。

 

“你觉得神乐先生和龙有哪里不一样呢?”

“诶?”

白鸟突然开口,大野智没反应过来。

白鸟里沙问完后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似乎是想留给大野智空间让他好好思考回答这个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确实大野智一直逃避的问题,他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他觉得一思考这个问题他就头疼,烦躁。因为,他自己也答不上来。

好像明明完全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除了同一个身体以外任何地方都不一样,但是大野智就是回答不上来。

 

“。。。。。。。。。。。。。。”

大野智选择了沉默。

 

“神乐先生他。。。。其实是一个很笨拙地人。明明是个头脑很好,是个天才类型的人,但是却对情感方面的事情特别的迟钝,特别的不善于表达。”

白鸟里沙再一次开口,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并不在意大野智有没有回答她,好像是要说给大野智听又好像不是。

“白金数据的这个计划对他来说真的是特别重要的,他大概花了迄今为止所以的心血来完成这个计划。

所以这次的事件对他打击很大。

他是天才没有错,但并不意味他就不需要花费任何力气就可得到现在所拥有的成就。

他所有的辛苦,所有的努力,都被那个所谓的天才科学家的头衔给掩盖了,好像大家都认为天才做到这些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是理所应当的。

我觉得,这对神乐先生来说真的是非常的不公平。”

“。。。。。。。。。。。。。。”

大野智抬头看着白鸟里沙继续低头看着神乐继续说着。

“神乐先生他其实真的真的很羡慕龙,羡慕龙有大野你这样的知音,有你这样的爱人。因为他这个天才的设定,让他身边的都不敢亲近他,还有他的一些行为也让很多人其实都很讨厌他,觉得他太自负了。抛开科学家的身份,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有点笨拙,孤独的人。”

大野智依然什么都没有说,继续默默听着。

 

“其实神乐先生这次突然变成这样消沉,白金数据计划的原因并不是完全的因素。”

 

说完,白鸟里沙抬起头看着有点惊讶地大野智

 

“那是。。。。。。。。。。。。?”

“是因为龙为了神乐先生自己选择消失的这件事。”

“?!为什么。。?”

“你真的以为神乐先生很讨厌龙吗?神乐先生生气是气自己没有好好保护龙,反而因为龙为了保护自己才消失的原因。神乐先生一直很责备自己,枉被称为天才。连唯一跟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他也责备龙,很生龙的气,居然为了自己而选择放弃跟你继续在一起,居然如此不顾你的感受。”

“怎么会???”

“所以我才会说神乐先生是一个很笨拙的人,容易让人误会。他之所以缠着你,其实是怕你因为失去了龙而伤心。只是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帮助到你。”

大野智不再多问,白鸟里沙也不再讲下去。

他只是默默地看着,沙发上的神乐。

白鸟里沙没有告诉大野智为何今晚神乐会喝地烂醉,因为她希望大野智他能够自己发现。

 

 

 

白鸟里沙走了之后,大野智一夜未睡,他大概是想了整整一晚上吧。

 

翌日清晨,天空终于放晴,太阳放出的光线扫净了一切阴霾,就连地上的积水都因为反射着太阳光而闪闪发光。天空被雨水洗净后也重新变成蓝色,白云也回来继续点缀其中。空气也因为雨水的清洗而变得格外清新,这无疑是个好日子。

 

温暖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的脸上,并且温柔地叫醒了睡梦中的人。

大野智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

醒来后,从沙发上慢悠悠坐起身来,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在打呵欠的同时,大野智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看着端着早餐的那个人,他对他浅浅笑着,用往常一样温柔的声音说

“早上好,智”

大野智先是一愣

“龙?”

“怎么了?”

“你回来了?”

“你说呢。”

看着愣在那里的大野智,他又笑了

“怎么了,智,别愣着了,早餐快凉了。”

“龙,你,你回来了!”

大野智放下手中的早餐,两个大步跑到龙的面前,紧紧地将眼前的人圈在自己怀里,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再让眼前的人消失了,绝对。

 

 

神乐以为自己真的骗到了大野智,他之前就这样做过一次。所以他真的以为大野智会把自己当做龙,这样大野智就不会伤心了。

神乐也真的很希望很希望龙能够回来,因为他自己认为果然还是不能代替龙吧,大概。

就算自己再如何如何喜欢大野智。

 

虽然之前神乐这样做过一次,然而终究是两个人,两个性格,干着不同的工作。龙是左撇子,大概神乐自己都没发现吧,神乐其实都装的很好,却只是在吃饭时用了右手而被大野智发现了而已。

而大野智也一开始确确实实被神乐的伎俩骗到了,因为以为龙回来了的时候自己当时真的太激动了吧,大概。

 

两个人之前都犯过的错误,这次却再犯了。

 

或许两个人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理由而已。

 

不知道神乐要隐瞒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大野智要配合神乐假装被骗到什么时候,但是,至少目前开来,是不需要揭穿的了。

不过大概等到两人都不需要再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坦白了吧,因为两人都已经说服了对方。

 


评论(19)
热度(71)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