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11-19]

=依旧。。请不要嫌弃。。。【土下座

11。
晚上吃饭的时候,师父咬着筷子,无语地盯着在那腻歪的二人,细细端详着二宫和也。
自从下午来了还没有好好看过呢。
啧啧,真是奇怪,居然会看上我那个笨徒弟。(喂!= =师父乃徒弟也很俊美好吧!)

「小和小和,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啊!都说了我不要吃肉!你别给我夹!」
「上次、、就是你说你是帮镇长女儿的忙才去的吧,但是为什么又让我去救你?」
「 啊,那个啊,本来只是先说只让我在镇长府里换上衣服坐在房间里,新娘出嫁前不能乱跑的,结果她一直都没回来,人家都在催了,吉时快过了,然后我就硬着头皮去了啊,还好没人发现。」
说着二宫扒了一口饭。
「那、那个荷包里的纸条呢?」
「是我上花轿之前塞进去的。」
「诶?那怎么会知道我会在那里,一定是给我?」
「不是我带你去的嘛。= =我说你这人吃个饭话怎么这么多。我不可以拜托一下发喜糖的大叔吗?」
「那、那为什么会知道我一定在那里!」
「我也不知道,就感觉你会在。好了,停!不准再问!你不吃饭我还要吃!还真没完了= =」
「喔、、、」
挨了骂的大野不敢再问了,乖乖趴着头开始扒饭。
二宫不停地将大野给他夹的肉夹回大野的碗里,大野又给他夹回去。
二宫抱着碗,躲开大野的筷子。
「我不要!」
「要吃肉!」
只有这个,大野智是不会退让的。

吃完晚饭,二宫执意要回去,说妈妈会担心,至少要给她说一声。
「不行不行,今晚我真的要回去!」
「不嘛,小和!QAQ」
大野死皮赖脸拉着二宫不让他回去。
「衣服扯烂了啊,别扯了!」
「小和留下来!」
「不行!至少今晚要回去!」
「留下来!」
大野智不干,又加了劲扯着二宫的袖子。
「啊啊啊,别扯,别扯!」
二宫觉得这呆子脾气真倔,越说越用力扯。= =
「留下来,就不扯!」
「你!」
二宫被气得无语,只好认输。
「我知道了!我明天来行了吧!」
「、、、、、」
大野智没出声,只是又加重了力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真是的,我先下去说了再上来!」
「可是天都黑了、、」
虽然嘴上在说,但是手上的力度减小了。
「所以要你一起去啊!笨蛋!」
当天晚上,大野就带着二宫在上下山的路上窜了个来回。

接下来的日子,大野智还是跟师父一起住在山上,二宫和也也依旧跟妈妈和姐姐们一起住在百花楼里,其实也是二宫的家,被妈妈收留以后,二宫就一直住在那里。大野智常常会去镇上卖画,而二宫和也常常去山上拿画,只不过一去就是好几天。XD


12。
时间流逝,转眼便是3年。

这天二宫上山拿画,晚上吃饭的时候,也依然愉快,只是有个家伙很烦,非要让自己吃肉= =。
不过二宫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师父虽然也跟大野一起卖傻,但是总觉得笑容僵硬。
果然,吃了晚饭,乘着大野不在,师父叫了二宫近一步说话。
「和也啊、、师父有话想跟你说。」
「师父直言便是,不必顾虑。」
「好、好。你能说服智、、去京城么?」
「京城?去京城做什么?」
「现在、、不便告诉你,但是,智一定要去京城。」
「多久?」
「明天。」
「这么匆忙?」
「上京路程遥远,两个月之后,智一定要出现在京城、、不然、、」
「不然?」
「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师父语气沉重,像是给二宫说,也像是给自己说。
沉吟了一会儿,二宫意识到,可能跟忘生病了有关,但也只是有一些关系而已,最近流言四起,这个消息似乎散播的特别快,几乎全天下都知道了,就连这个偏远的小镇也有听说。

「王病重的传闻,跟智有什么关系么?」
毕竟像这样的小镇这种消息都不可能这么快就会听说的,除非是刻意啊。。。。
「呵呵,和也,有些时候,人还是糊涂点好,太聪明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我回来了,厨房打扫好了~」
「啊、、徒弟,辛苦你了。对了对了,和也有话跟你说,对吧,啊哈哈。」
师父看了一眼二宫,还不时用胳膊肘撞二宫提醒他。
「啊、、、啊对对,我有话要跟你说。」
二宫反应过来,有点结巴地配合着。
冷静,你不是很会骗人么。
「说什么?说你喜欢我咩?=v=」
「你!」
二宫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一急就说不上话了,刚才脑子里想的东西瞬间混乱了。
师父扶着额头,一脸无语,我说这小子他能想想别的么?!
「不是!听好!不许插嘴!乖乖听我说完!=\\\\=++」
二宫重新理清了头绪。
「是、、、OAQ」
「就是,你,给我上京去!最近皇宫在招画师,你去、、去当御用画师!」
说这话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刚才被那个呆子气的,连一句话都不能完整地表达清楚,总觉得、、胸口好似被什么捂着,透不过气来、、好难过、、、
「为什么?我不去!我不要离开小和!」
「为什么、、、恩、、因为妈妈说你什么都好,就是、、就是没钱,养不起我、、!」
胡乱找着借口搪塞大野,但二宫觉得别扭,感到烦躁不安,时不时低着头看着地板,或是盯着远处,总之,就是不敢直视大野的眼睛,二宫不停地用手扇着风,扯动着衣领透气。他觉得快要不行了,憋的他难受。

二宫和也你怎么了?连这点小谎都不会撒,你还有什么用!
你就、、、是一个只会撒谎的骗子。

「那我卖画啊!我卖画!我画好多好多画去卖、、、我再也不偷懒了嘛、、、」
「就你那点画钱,再等你3年也凑不齐啊!」
二宫急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过身,极力想去掩饰,音量不禁提高了几倍。
不管他平时说什么,那个呆子都会乖乖听话的,怎么这次就不听了呢。

「小和、、你怎么了?」
觉得二宫不对劲的大野关心的问。
「就是、、就是、、想和智在一起啊!」

就是,不想离开你啊。

说着这句话,二宫突然趴在大野怀里像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大野智吓了一跳,这突然之间的、、是怎么了。
「小和,不哭不哭,我去就是了!」
慌慌张张安慰着二宫,他确实也不知道二宫到底怎么了,但却没问他,只是抱着大哭不止的二宫安静地等着,在他哭完之前,他会一直等着的。

师父看着两人,叹着气,走开了。


13。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一句话也没说。
二宫背对着大野,面朝着窗户,望向窗外的星空。思绪忽近忽远,但想着的,只有那个呆子。

大野看着二宫瘦小的背影,不禁心生怜惜,方才你是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虽然满腹疑问,但却依然未问,只是静静等着二宫愿意告诉他的时候,他才会问。

大野伸出手,刚要抱住二宫的时候,二宫突然转过身,扑进大野怀里。但却仍旧不语,只是在大野怀里不住地轻微颤抖着。大野也依然不问,他只感觉到,胸前的衣服有点濡湿,便将二宫抱得更紧了。
眼前这个看上去爱笑,坚强的人,其实真的很脆弱呢。

「我想跟智在一起,所以,你一定要去京城当御用画师。」
我不想离开你,智。

「恩。」
「所以,明天就要跟师父一起出发哦。」
所以,明天,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恩,知道了,快睡吧。」大野智揉了揉二宫的头发,温柔地说。
「但是、、、我、、」
我到底骗了你多少次、、、

「等我回来。」
不管怎样,小和等我回来就好。

大野智说着,用鼻头宠溺地蹭了蹭二宫柔软的头发。
有些时候,你就像小孩子一样情抓不准情绪,让我措手不及,但正因为这样,才让我更加的想要保护你。

翌日清晨,二宫早早就起床给大野收拾行李了,昨天晚上不知道是因为哭累了,还是那个呆子的怀里太温暖,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或许,两者都有吧。
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说。
哎,算了。

「怎么了小和,大清早起来就叹气?」
大野醒来后就听到二宫独自一人叹气,问道。
「没什么,快起来了,早点上路,不然的话天黑了不好找客栈的。」
「喔、、、」
又是一阵沉默。
就是因为太多话想要说,结果到头来,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师父呢?」
「早起来了,在外面打太极呢,以为都是你。」
「我起床也不是很晚嘛、、、」
大野嘟着嘴小声抱怨道。

接着就再无言语了。

去渡口的路上,三人无言,各自想着心事。

到了渡口,大野牵着二宫的双手,两人开始道别。
「路上小心,别掉下去了。」
二宫和也,你已经习惯了道别了,对吧。所以别一脸不舍了,不然到头来,都走不了。
「不会的!我掉下去你怎么办?!」
「你管我。」
大野松出一只手,一把将二宫拦在怀里,笑着道。
「你是我媳妇儿,我不管你谁管你。」
二宫红着脸,想推开大野智,却发现力量根本不能比啊。= =
「干什么,快放开!大白天的,你不怕人笑话我还怕呢!」
「不要,夫妻道别,天经地义。」
「哪有你这么不正经的!再说,谁跟你是夫妻了、、、、」

师父被两人无视,苦着一张脸,内心呐喊着
喂喂,你们当师父我不存在啊喂!

最终拗不过大野的二宫放弃了挣扎,把头埋在大野智的胸膛上,开始像老妈子一样唠叨,叮嘱大野智。
「记得晚上睡觉前要把被子盖好,不要太厚也不要太薄,我不在,没人半夜起来给你盖被子,记得天冷了要加衣服,热了就不要裹得跟大棉球似的、、、」
「恩。」
大野智安静的听着,当胸口的衣服再次感到濡湿的时候,他知道,他的小和哭了。

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二宫的声音变的有些颤抖。
「记得不要吃不干净的东西,坏的也不要吃,别以为在家里的东西随便吃,在外面也不可以随便乱吃,我不在、、没人给你换新鲜的、、、」
「恩。」

接着,二宫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不是他不想说,想说的太多了,只是,话都卡在喉咙上,发不出声音、、、、、

「记得、、、」
过了好一会儿,二宫才渐渐控制了情绪,想继续叮嘱下去,却被大野智突如其来的吻堵了回去。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温度,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味,喜欢的不能再喜欢的人。

大野智所散发的安全感,通过吻,传达给了二宫和也。如同一个镇定剂,
如同,一个誓言。


14。
二宫最后一滴眼泪,顺着脸庞,悄然滑落,送走了自己心里的不安,也送走了大野智。
轻轻擦去二宫的泪水,大野智放开搂住二宫的手。
「我走了哦,小和。」
「恩,一路平安。」
两人看着对方,一起开口说
「等我。」
「等你。」
千句言语,万般思念,只化作这两个字便可承载所有。

只有离别才来的如此匆忙。还没有来得及将我的心意全部传达给你,你便走了,不知归期。

看着大野登船的背影,望着逐渐消失在远处的船只,二宫和也才发现,

我比我自己想像中更需要你。

更爱你。


晚上,船停靠岸,到了可以投宿的小镇,师父和大野还有船家找到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船家说,今天晚要好好休息,因为过了这个小镇下一次可以投宿的地方就要到京城才有了。以后的日子都要在船上过。
大野智没有什么胃口,身边少了一个挑食的人,自己还真不习惯。
明明什么都会做,干什么都比自己细心,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跟小孩子一样,不让人省心呢。

这里的饭菜好难吃,我吃不惯呢,还是小和做的饭菜最好吃。
草草吃了几口,大野便称累先回房间休息了。

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觉得冷清了许多,每次只要跟小和一起睡觉前,他都要去惹小和,吵吵闹闹地拌嘴,然后再搂着小和一起安心入睡。
即使是小和不在的晚上,自己也能很快睡着,因为要养足精神,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他的小和。
但是,现在要过多久,才可以再见到你呢。这样的夜晚,我到底能坚持几个?

小和你看,你多厉害,我才离开你一天,就已经受不了了。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入梦了呢?你有没有好好吃晚饭?你有没有挑食?
你有没有,想我?
我现在很想你呢、、小和。
很想很想你,想到,快要哭了。
但是不能哭啊、、你没见过我哭吧,我知道你一定会笑我的。

我以为我以前很爱你,但是我现在才发现,我比我自己想像中,更离不开你。

更爱你。


15。
两个月之后,京城。
不愧是京城,大街上人来人往,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热闹非凡。
「好怀念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师父带着大野走在大街上不禁感慨万千。
大野智只是一心想快点找到客栈,然后好好地给二宫写一封长长的信。
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可是我还是不习惯呢。

小和,你不会忘了我吧。

「师父你不要乱逛了,快点找到客栈吧!」
大野智不停地催着师父。
师父觉得郁闷
「我说你小子,以前看到这种地方不都要去凑热闹么?」
「快点走啦师父!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喂喂!怎么感觉好像是我错了一样= =」
师父在后面追着埋这头一股脑儿往前冲的大野抱怨到。
走着走着,大野突然停下来,转过身问道
「啊,对了,是在哪里来着?」
「我说原来你不知道啊喂!你不知道还走这么快!还真敢带路啊喂!」
师父被这小子折腾的无语了,气地又蹦又跳,大声吐槽。
「好了快别废话了,带路带路!」
「嘿!你还不耐烦!我、我还是你师父嘛我!我容易吗我!」
「我错了我错了,快走吧师父!」
不想再跟师父一起闹腾了,现在时大野一心只想快点到客栈,快点给小和写信,自己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告诉他。

我现在好想好想回去,回去见你,因为我怕我太笨了,脑子不好使,过太久就记不住你的笑了。

怎么办小和,我越来越想你了、、、、、、


「笔!!纸!」
到了客栈,大野智第一件事就是让店小二准备文房四宝,抓起笔就开始在纸上狂写,把自己心里早已拟好千万遍的话全部写出来。
师父看到大野这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拿着行李去客房了。
「真是难为你了,智。」

写完后,大野把笔一丢,忙着吩咐店小二现在、立刻、马上去寄信,还要加急。店小二被他这气势吓到了,拿着信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
看到店小二跑着去送了信,大野智突然一下大松一口气,瘫坐在椅子上,刚才的气势全无,跟做了什么苦力似的,一脸疲惫。
坐在椅子休息了一会儿,大野就上楼去躺着床上继续休息。
自打乘上了船,大野智没有一天睡觉是觉得平稳的,总是荡来晃去的。


16。
二宫自打大野走后很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好,谁跟他提大野智这个名字,他就跟谁急。成天都不说话,阴郁着一张脸,一副放了高利贷却收不回款的样子。

今天是他走后的两个月零20天。

每一天心里都记着时间。
其实,他心里根本就没低,他不知道大野智这次一走是暂时,还是永远。
看着自己比两个多月前瘦了一圈的二宫,心想,要是那个呆子知道了肯定会生气吧。
但是、、、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呢?
或者是,再也看不到了呢?

都走了这么久了,怎么一点音讯都没有?怎么连信都不知道写一封?不会真的掉到江里了吧?

还是说,你已经把我忘记了呢?

怎么办,智,我怕你太笨了,脑子里装的事情多了,就装不下我了。

姐姐们看到一个人坐在最里边靠窗位置发呆的二宫,脸上表情不停变换着,不停地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越渐烦躁不安,姐姐们也没办法,不敢接近,只有一味地为二宫叹气。

「姑娘们,迎客了!」
直到听到门口妈妈的招呼声,她们才离开,走了出去。
「哎呀,是个外族人!」
「长得好帅啊~~!」
看到这次这位客人是个外族人,眉宇之中透着贵族气质,气质不凡,面目清秀,衣着华丽,文质彬彬,不像一般外族人那样看上去那么粗鲁。姐姐们开始兴奋地小声议论。
「请问客官可是外族人?」
「是的。不久前从京城过来。不过我这样打扮你们怎么会认出来我是外族人?」
听到有人问道,男子面带微笑的回答。
「客观见笑了,做我们这行的这个可是基础呢!」
妈妈一边招呼一边回答,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可否告知小女子客官的名讳?」
「我有汉族名字,樱井翔。」
大家叽叽喳喳一脸兴奋地围着樱井一路边走边问个不停。
那个叫樱井翔的人也戴着友善的笑容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

到了大厅,妈妈让樱井选地方坐下,樱井扫了一眼楼上楼下,最后眼光停留在二宫和也的身上。
妈妈察觉到后,忙和樱井解释
「这孩子啊,樱井先生大可不必在意,他不会影响我们的。」
「非也,妈妈,是我比较在意,这店里怎会有男子,若是跟我一样是客人的话,正好我也想找个人聊聊,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樱井说完后便朝着二宫走去。
姑娘们都留着原地,妈妈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你好。」
正在苦恼之际,二宫看到一个外族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莫名其妙的跟自己打招呼。

虽然二宫还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妈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在这种消极情绪下的二宫会说出什么得罪这位贵客的话。

但是二宫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樱井,便起身准备走。

看到二宫没有说什么,妈妈正准备松一口气,却看到樱井一步挡住了二宫的去路。

别没事讨骂挨啊TAT

「我跟你打招呼你为什么不理我,这是不礼貌的。」
看了一眼樱井,二宫心想这准又是一个靠着爸妈不谙世事的公子哥。
二宫想着,慢悠悠地开口道
「你这么大白天的就来找乐子,这是对不起父母的。」
樱井听到二宫的话不禁有些惊讶,以他的身份,还从来没人敢对他如此不敬。
樱井对这个少年产生了兴趣,继续说到
「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我们认识?」
「敝姓樱井,单名翔。这下就认识了吧。」
看到如此直接奇怪的人,二宫觉得还有那么一点儿意思。
「你这人真奇怪,外族人的脸皮都这么厚?二宫和也。」
「大概只是我吧。二宫和也、、好名字。」
听到这句话,二宫怔住了,这么说过的人,樱井只是第二个。
「怎么说?」
「诶?你这么问我还真不知道,你们汉族人的名字不都有意义么?所以有人教我要这样说。」
听到樱井诚实的解释,二宫不知为何感到一点失落。
「噗,还有人教你,你真是个公子哥。」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见笑了。」
樱井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妈妈看到二宫久违地笑了,又看到他们关系融洽,于是就带着其他姑娘们离开了。

二宫看着樱井翔,想到刚刚好像听到他说他是才从京城回来的,并且二宫敏锐地察觉到,此人身份定不简单,一个外族人,穿着的是汉族高级刺绣的绸缎剪裁精良的衣服,佩戴的玉环玉质晶莹剔透浑然天成,普通人是没有资格佩带的,光是腰带上的那颗宝石就够自己吃喝一两年了。再加上这几年,国王病重的消息越传越大,这样不稳定的情况下他还可以在这座要塞边城的成门进出自如。
二宫心里磨磨蹭蹭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问,但是又特别急切想知道一些京城里消息,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樱井看着二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
「二宫君?你想说什么?」
听到樱井主动开口问了,二宫也决定向他打听消息。
「樱井君是从京城才回来吧?」
「是的,怎么了?」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京城里有没有什么、、什么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你是指?」
「关于王病重的传闻、、、」
说到这里,二宫压低了嗓音。
二宫提到关于王病重的消息后,樱井看着二宫,带着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了解这些事情?」
「就看着你这一身打扮,我就知道你身份并不简单,对吧?」
樱井停了后,低着头轻轻笑了笑,有所保留地回答了二宫的问题
「看来还是我的错了,不过恕我不能告诉你太多,看着我们有缘,我只能告诉你,不久之后,京城会不安全,你若有什么认识的人在京城就让他快回来为好。」
樱井话只到此便没在多说些什么了。就留这二宫傻傻的站在那里,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啊,对了,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够长了,那么,告辞。」
樱井的告别打断了二宫的沉思。
「不再多坐一会儿?」
二宫挽留到。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做。」
樱井委婉地推辞了。
「那么,我送你吧。」
将樱井送到门口,二宫突然被樱井叫住。
「有件事我想告诉和也,虽然不知道是否一定会发生,但看目前的局势,做到未雨绸缪的准备也未尝不好。请附耳过来。」
见樱井如此慎重,二宫不免心生疑惑深感不安。
「详细你也知道,现在的国王是没有子嗣的,所以,若是我猜的没错,不出多久这个国家将会因为皇位争夺的问题而导致朝野上下动荡不安,必定有人见缝插针,到时定会狼烟四起,战火连天。」
「什么?」
听到樱井这样一番话,二宫惊讶不已。
「小心为好,望有缘再见。保重。」
「保重。」


17。
目送着樱井离开,二宫转身回到楼里。
心里想着樱井翔走之前跟自己说的话,二宫觉得心情更复杂更烦躁了,准备去大街上逛逛,整理好东西,跟妈妈和姐姐们打了招呼,正准备出门,脚才踏出门口一步,二宫便看到远方一个人疾驶着一匹骏马,朝自己飞奔过来,一边飞奔一边大喊
「八百里加急信件!!!」
二宫被吓得躲进了屋子,直到那人和马在一阵扬起的尘土中停下来,二宫才慢慢走出去,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盯着满身尘土的信使。
「八百里加急信件!!谁是、、谁是"我的小和"」
这人名字真奇怪,还有人姓我的?信使看到信封上的名字感到奇怪。
「哈?」
二宫看到信使盯着信封念出名字,听到这个名字二宫半天没反应过来。
见没人来取,信使又大声吼了一遍
「八百里加急信件!!从京城来的!!谁是"我的小和"??!!!!」
二宫听着这名字觉得别扭,什么跟什么啊= =
不过听到是从京城来的,二宫猜到一定事那个呆子寄来的,什么的莫名其妙的= =只有他才会整这出!
虽然脸上一脸无语,但内心早已是狂喜不已,终于、、终于等到了,二宫一步一步走过去,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就在耳际,乱的毫无节奏。接过信的瞬间,二宫似乎感受到了那份温暖,那个熟悉的温度。

原来、、你没有忘记我。
谢谢你,智。

二宫拿到信,就急急忙忙跑进房间里,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到了此时此刻都没了踪影。
用因高兴而颤抖不住的手,小心翼翼地打开信,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弄坏了。
还未看到内容,仅仅是看到那满是用墨水写上去的字,二宫的眼睛就变得模糊了,被泪水挡住了视线。
觉得碍眼,二宫用衣袖一把擦干了泪水。开始细细的读这封让他苦苦等了两个月零二十天的信。

「、、、、、、、、、
、、、、、、、、、、
小和我给你说哦,我学会钓鱼了呢,在船上学的,好有趣!等我回来就钓鱼给小和吃! 不用花钱买了!

小和我给你说哦,我现在到了京城,京城好大好热闹,比我们小镇热闹好多倍!但是呢我还是喜欢我们的小镇,因为,那里有你。

我给你说哦,师父原来是在京城当过官儿呐!也在京城住过的呢,是师父在船上给我讲的。我也是他从京城带到小镇上去的,我现在好感谢他带我过去,因为,在那里,我认识了你。

我给你说哦,我们坐了整整两个月的船,我觉得现在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跟荡秋千一样,不过没有那么高呢。哈哈,好有趣!
、、、、、、、、、、

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又挑食了吧,要是我回来看到你瘦了,我会生气的!不要随随便便就穿女装,我才不要别人看到呢!小和是我的,不能随便给人看!
、、、、、、、
小和我给你说哦、、、我还是不习惯没有你呢、、你有没有想我呢?还是已经把我忘了、、、一定一定要等我回来哦。」

看完信的二宫眼睛早已再次被泪水朦胧了视线
「那个笨蛋。」
泪水划过二宫上扬的嘴角,轻轻落到纸上,晕染了一块墨渍。
再也无法坚持,自从那天大野走之后,二宫就没有流下过一滴眼泪,然而只在今日,泪水如洪决堤般涌出,无法止住。
趴在桌子上,失声而哭,将这些日子的思念和内心的不安发泄而出。

那些对他的思念溶在泪水里,浸入信纸,大概这也算是一种重逢了吧。

「你那张面包脸哪有那么容易忘记啊。」
真是个笨蛋。
「都不知道写点重要的,全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二宫喃喃自语,想着信上的内容,不禁破涕为笑。
将信纸折好放进信封,二宫轻轻抚摸着信封上大野的笔迹

"我的小和(收)"
「什么跟什么啊。」
将信贴在心口,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晚上二宫将大野的信放在枕边躺在床上,欣喜之余,白天樱井告诉他的话还清晰地在耳边回放,皱紧了眉头,闭眼沉思。
过了不久,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去见那个呆子
他太笨了,我放心不下,还是去看看好了,再说京城只是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已,还是,去看看好了。
想完,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了微笑,终于在熬过了两个月十九天的不眠之夜,安心睡着了。

18。
  「智,你准备好了吗!」
  「唔,唔。。嗯!」
  大野智跟在师父后面,走在清晨往皇宫的路上,似乎前方在朝阳的光辉之中的就是皇宫了。也曾会想像过皇宫的样子,但是纠结了许久去不知道从何下手,小镇镇长的房子就已经很大很大了,但是却听说镇长家根本就只能算作皇宫里的一个小花园,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师父!!还要走多久嘛!我觉得我们都走了好久了,比以前下山的时间还长,都可以下几次山去小和家了!”

师父还是很利索地大步走在前面,转过头对身后有偷懒迹象的大野智一脸得意地说教。

 “我真的走不动了啊————师~父~~我们休息一下嘛~~!!!!”结果大野智撅着嘴耍赖一把反抓住师父的袖子,屁股一个劲儿地往身后的石块靠近。

“诶?!!这个跟早就回去见小和有什么关系嘛!”

师父一脸理所当然绕着圈子忽悠大野智

这样话音都还没有落在地上,大野智一个鲤鱼打挺(也没有那么夸张啦)就站起来拖着师父一个劲儿往前走。像那个什么玩具上了发条一样,卯足劲儿百米猛冲的样子,一手还拖着反应慢半拍的师父。

师父一边心里吐槽,一边急急忙忙跟着大野智的脚步,要是一不小心慢点儿,照这个速度,狠摔一跤绝对妥儿妥儿的。

 

师父早就在一旁一脸无语看着这个小子原地跑步。

“喂喂!是谁打我啊!很痛的!!”

师父完全已经是一张-L-脸了。

大野智捂着头转过身,对师父刚刚对自己做的事情十分的不满。

师父一把把大野智扯住,向后怒退后几步,指着这一整块的大城门,对大野智解释。

当大野智得知这就是皇宫大门的时候,就赶紧抓着师父的肩就开始不停地晃,想要表达自己急切的心情。

“那我不晃我们赶快进去吧!”

 

 

师父掏出进出皇宫许可的门牌,守门的士兵把两人仔仔细细搜了一次身以后,便放行了。

 

可是现在没有办法,不过,我一定要带回去给小和。

一路上师徒两人都没有开口讲话,皇宫里,连发言都变得十分谨慎。当然了,大野智不是察觉到皇宫是这么一个连说话都会掉脑袋的地方那种聪明(?)的人,只是听从师父进皇宫之前再三的严肃警告,叫他没让他说话的时候就一定不要出声。

就在一行三人在前进的路上的时候,前面突然冲出来了一个穿着打扮十分讲究,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的少年。一闷头不小心就撞到了大野智身上,大野智当时也是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所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撞倒在地上。

“喂!你撞到人,不道歉的吗?!”

少年被大野智抓住后,一脸惊讶地转过身去,本来应该生气的,但是大野智这个动作却让他的惊讶过于生气。

这小子!叫他不要闯祸啊啊啊啊!!!!完了完了!!

大野智见少年只是一脸惊讶看着自己,却丝毫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

师父一脸紧张,一边去扯大野智的手想让他放手,一边小声地吼到

大野智真是意外在这方面完全是抓着不放的类型,师父都要吓死了但是他却死活都不听,倔地要死。

就在这僵持不下的局面,又在走廊的前方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很焦急,带着一点哭腔。

大野智刚反应过来,正想跑去追的时候,那少年却一溜烟就没影儿了,消失在枝繁叶茂的花园中。

大野智眼看着没追上,开始不满抱怨道,摸摸了自己刚刚摔疼的屁股。

“你们有见到殿下吗?”

大野智刚开口说就看见了一个混小子的时候,立马被身手敏捷的师父捂住了嘴。

师父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好容易蒙混过关了,等那个人走远后师父这才松了口气。放开了大野智。

大野智继续不满

被师父这一段话吓到的大野智,立刻用双手捂住嘴,一脸知错后怕的表情,好像刚刚那个撞到自己的混蛋小子貌似真是一个有点来头的样子。


19。

上回说到,大野智一行人到了皇宫觐见国王的事儿。。。。什么?还没见到国王?那是必须的,就我。。不,就他们这进度,加上路上还撞倒一个貌似有点来头的小孩儿,大野智还不爽了很久,浪费了不少时间,皇宫又大啊,不过后来倒是没发生什么事所以就顺利到了王当时所在的地方,是私下处理公务会见大臣的书房。

  仅仅是站在殿外等候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这里非比寻常的压迫感了,大野智觉得自己要是进去大概连话都说不清楚吧。不过自己好像也不需要说什么_(:з)∠)_。

恩恩,大野智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他确实也听进去了,因为他确实是不想掉脑袋的ORZ。

谢过前来传召的人,师父带着大野智埋着头,弯着腰埋着头恭敬地走进了书房。大野智按照师父说的,一点儿声也没发出也没有抬过头。只是安安静静听着师父和坐在椅子上的王请安,不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因为生病的人不是应该躺在病床上医治,而不是在书房坐着的啊。大野智一边自己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听着师父和王的对话。

不过大野智听出王的声音不大,也没什么力气,而且还时不时伴随着几声咳嗽。咳得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就算是大野智在好奇也还是埋着头,不敢抬头看。

不过大野智和师父都退出书房的时候,有个宫女走出来让师父留步,说是王还有事情忘了说,让师父一个人进去。

师父就急忙甩下这句话,放着大野智一个人和那宫女傻站在书房门口就转身走了。大野智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师父却早已进去了。

宫女稍微愣了一下,瞬间又回到之前那个标准的笑容给大野智介绍道。

大野智心里牢骚了一句,便跟随着宫女走了。

 

 

  但是,他发现,若是乘马车的话一路颠簸最快也得四五月才能到京城,而且路上也是怕遇见山匪,是十分的不安全。

  可问题就在这里,二宫和也。。。。他。。。不是晕船嘛。。。。。。

 

 

二宫和也单手托腮撑在桌子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无奈叹了口气,咬咬牙一狠心,拿出笔墨纸给大野智写信通知他自己要去京城找他。

 

 

要见面了哦,智。

二宫期待着,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评论(13)
热度(62)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