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天赐良缘「1-10」

=新浪崩了,搬过来,这边的比那边完整一点【。

=时间跨度太大所以画风各种。。。不一样。。不要嫌弃。。。【土下座

大野智X二宫和也
(关于年代什么的就当架空好了,嘛、、不要深究嘛,认真你就输了(((o(*?▽?*)o)))总之古代、恩)
1。
清晨的山里,空气中笼罩着一层薄雾,时间很早,但天却很亮。
「智、、、家里米没了,你今天下山去买些米回来,顺便把这些画拿去卖了。」
师父背对着大野智一边摆弄着毛笔,一边回想着。
「哦。」
「认识路?」
听到大野智很干脆地回答了,师父带着疑问,转过身不可思议的盯着大野。
「已经记住了!= =」
大野一脸郁闷,十分不满地回答到。
大野智听了师父的话后,背着一筐画朝下山走了。
「什么嘛,只是小时候迷路了几次,现在已经完全记住了啊、、」
大野智皱着八字眉,嘟着嘴抱怨道。
山里的空气有点潮湿,大野智望了望天空,天很亮,虽说现在有些薄雾,但是今天会是个大晴天。

大野智转念这样想到,心情变得大好。
背篓里大野自己辫的裱画的穗子掉出来,随着大野智一起,一悠一晃地下山了。

「喔!!好厉害!」
到了市集,看到比以往热闹几倍的街道,大野智不禁张大了嘴,惊叹道。
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城镇似的。
到了米店门口却发现师父没有给自己拿米钱。
愁着一张面包脸,自认倒霉原路返回,在以前卖画的那个位置摆好摊位,开始卖画。

说是卖画,但他却坐在那里和周公钓鱼。


2。
二宫和也一脸开心的走在街道上,今天晚上他有"工作",而且这工作要是成了,那白花花的银子可是多了去了。
「fufufu~」
一想到那些可爱的大洋,二宫和也不禁笑出了声。
其实所谓的工作,不过是帮一个有钱人的忙而已。

正在大街上瞎逛着,看到路旁有个卖画的摊,还画的不错,本想今天也买幅画陶冶陶冶情操,结果走近却发现,摊主正坐在那里跟自己不停地点头。= =

看到那个呆呆的面包脸,二宫和也就想去捉弄他。
「喂!!面包!」
「诶?!」
好不容易一条大鱼上钩了,却被一个稚嫩的声音和拍桌声惊醒。

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可爱少年放大的脸。
大野智盯着少年的眼睛很久都没有动静。
二宫心想,这圆脸还真奇怪,第一次见面就看别人那么久,还不脸红= =
傻掉了?
「喂、喂!你傻掉了?」
「诶?」
还真是一个迟钝的人、、、笨蛋么?
「问你呢,画多少钱一张?」
「啊、、、这个啊、、你随便给吧。」
面包脸抓了抓后脑勺,慢吞吞地说,声音很好听,听起来糯糯的。
二宫觉得好笑,那有人这么做生意的
「啥?」
「就是、、让你随便给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面包脸刚睡醒和他八字眉的关系,看上去好无辜的样子、、
童叟无欺?=_,=
但是就是这个容易让人欺负的样子,让二宫体内的小恶魔属性萌发了。
「恩、、好吧。」
二宫在一堆画里挑了半天,每看一张画,他都要摸着下巴反反复复看几遍,装的像个行家。其实他都看不懂,在他眼里每张画都是一样的,花花绿绿的。只不过他是在思考怎么捉弄那个呆子而已。
在找画的同时,二宫用余光瞥了一眼大野,看到那个呆子一只盯着地板发呆,不禁地又笑出了声。

终于想到了fufufu~

二宫随手抓了两张画给大野说
「这样吧,这张石榴的就三文,那个树的呢、、、就四文怎么样?」
大野看了看画,急忙说到
「不行不行,那个石榴的画是师父画的,树是我画的,要是他知道他的画卖得比我便宜的话,他会骂死我的!」
「喔~这样啊、、、那怎么办呢?」
二宫摆出一副很烦恼困扰的样子。
不过当他看到面包脸上的八字眉皱的更八的时候,他真的差一点就憋不住了。
「哎,算了算了!这样吧,我就吃一回亏,帮你一回吧!」
二宫叹了口气,完全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老好人的样子。
「真的么?」
「恩,这样吧,树呢就三文,石榴呢就四文吧!不错吧!你看这样一来呢,你师父的画就比你的贵了!」
「真的诶!谢谢你!」
大野智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好聪明!一脸感激地看着二宫和也,紧紧抓住二宫的手不停地道谢。还很内疚地对二宫道歉
「真对不起,让恩人吃亏了!」
「啊啊,没事没事!」
恩人?
二宫憋不住了,用力挣开大野的手,蹲在地上,埋头狂笑。
当然啦,没有笑出声(?_?)
看到突然蹲在地上的二宫,大野吓了一跳
「恩人小兄弟,你怎么了?!」
恩人小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宫埋着头忍住笑声说
「肚、肚子疼。」
「怎么会突然肚子疼?要不要去看大夫?」
看大夫?哼,他二宫和也才没有那个闲钱去看大夫。再说他只是笑得肚子疼而已。
「没事儿,老毛病,过一会儿就好。」
「噢、、、」
看到蹲在地上不停颤抖的二宫,大野心疼的想,
恩人小兄弟现在肯定很难受。

大野智没了主意,就只好用手轻轻的顺着二宫的背,希望多少他能感觉好点。
二宫被大野突如其来的温柔怔了怔。

掌心能有这样的温度,那个呆子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有那么一小会儿,二宫贪心的想多享受一点这样的温柔。
因为自小就是孤儿,被青楼的妈妈收留了,虽然姐姐们和妈妈都对他很好,但是这样的安心感,还是二宫第一次感觉到。

笑够了,二宫满脸(笑得)通红站起来,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舒了口气。
「呼~好了,我没事了,我走了!~啊对了,等会儿来镇中心吧,有好吃的哦!~」
「为什么?」
「啊?你不知道?镇长嫁女儿啊!要大摆宴席!谁都可以去吃呢~」
「诶?但是我的画还没、、、」
「有什么关系!」
「这点钱怎么够买米呢QAQ」
「买米?」
「师父让我买米、、、」
二宫和也想,这个面包人不坏,还跟自己挺投缘的,加上今儿个大爷我心情好,而且今晚的报酬也挺多的,就算做件好事了~
「恩、、、这样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帮你解决吧!」
大野智没想到这个少年不仅帮了自己不被师父骂,还要解决他米的问题!
「这、、怎么好意思呢、、QAQ」
「没事儿!那你就直接跟着我走吧!」
少年很爽快,大野智很~感动,他想要是他有什么困难的话拼上性命也要帮助他!
等到大野智笨手笨脚收拾好东西后,二宫和也就带着他一起走了。
「跟我走吧!」
「恩人小兄弟!恩人小兄弟!你等等!」
大野智背着画篓追着稍走在前面的二宫和也
「等一下,你不要叫我恩人小兄弟了,我有名字,记住了
二 宫 和 也!」
二宫一听到面包脸叫他恩人小兄弟就想笑。
「二宫和也、、、好名字啊。」
大野一脸思考的样子,八字眉又皱起来了。
不管干什么,那个面包脸的八字眉总要皱起来,本来就八,皱起来就更八了。

真想用个什么东西把它碾平。= =

「你从哪里看出来啦?」
二宫歪着头,似笑未笑地看着大野问他
「你看啊、、和也的最后一个音是ri对吧,尾音念完后就像在淡淡微笑一样呢!」
「fufu是么?我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呢、、而且好勉强啊」
无语的看着大野说出这个理由,继续问
「那你呢?面包?我不能一直叫你面包吧?」
「面包?我不叫面包,我叫大野智!」
看着一脸无辜的大野智,二宫和也又想捉弄他了
「噢~好名字呢!你看啊,智的尾音shi对吧?有点像"嘘"呢~大野嘘~不错吧好名字!哈哈哈!」
「不是!才不是大野嘘呢!是智啊!智!」
大野智被他捉弄地又急又跳。
「是是是,我知道了是智,是智。」
看到大野智急了起来,二宫和也一脸得逞地大笑不止。

看到一直捧着肚子大笑不止的二宫和也,大野智也不跟他急了,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才能有这样好看笑颜的呢?

等到二宫终于止住笑停下来,他便无意识的牵着大野的手,重新出发。


3。
到了小镇中心的广场上,大野智看到了他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人数。多的让他不禁张大了嘴,傻愣在那里。

转过头,刚想对二宫和也感叹他人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的时候,却发现,刚刚一直牵着自己手的人消失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野智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在自己的视线里着急地寻找着二宫和也瘦小的身影。

始终找不到二宫的大野急了,长这么大,除了师父,第一次有人愿意跟自己走这么近,自己也不怎么下山,认识的人都是一些爱画画的糟老头子和一些买画的老主顾。
第一次有人让他觉得一见如故,他比较怕生,不是很健谈的那种类型,但却对于二宫的捉弄,自己一点也不觉得生气,总有一种觉习以为常的错觉。
第一次让他觉得,原来,一个人可以笑得这样好看,是画纸永远无法呈现的美。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自己第一次这样的在乎一个人,却突然不见了、、、、、、

大野智在人群中乱窜,寻找着那个笑容美丽的少年。他很着急。要是和也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手又痒痒,想碾平他皱起的八字眉了吧。

大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始终找不到二宫。
这么一会儿,能跑哪儿去呢?
正想着,突然远方传来敲锣打鼓和唢呐声,很是喜庆。
再一看,原来是镇长女儿的花轿抬了过来。
不愧是镇长嫁女儿,八抬大轿,随行的和抬嫁妆的人数不胜数。
但是,等送亲的队伍走近了,大野智才看到那个所谓的新娘子,镇长的女儿。
那、那不是刚刚从他身边无故消失的二宫和也吗?=口=
喂!!等一下!!
难、难道是他的,姐姐?
大野智惊讶的说不出话了。只是一直盯着他看,就像想要努力认出来似的
但是到花轿接近他面前的时候,大野看到新娘下巴右边那颗痣,而且还眨了眨眼睛,一脸很熟的样子对着他笑。
。。。。。。。。。。。。
就是他啊!他大野智认得那个笑容!是只有二宫和也才有的。
怎、怎么回事?!

坐在花轿上的二宫和也跟刚才完全不同,换掉了简单的衣服,披上了绣工精良,绣满百花和凤凰的红色嫁衣,华丽精致。黑色的长发盘在头上,带着金凤冠和银玉搔头,价值不菲。唇上搽了一层唇脂,脸颊上抹着薄薄的胭脂。

胭脂红没有他本来的颜色好看,但、、怎么说呢,竟添了几分娇艳之美!

大野智看呆了,当然他也仍然不解。
直到随从的人开始给路人发喜糖,发喜糖的大叔走到大野智面前,给了他一包喜糖,大叔说「小伙子真是好福气,新娘子专门让我给你的。」
「啊?哦,谢,谢。」
拿在手上,大野智捏了捏觉得里面的东西摸起来怪怪的,打开红色的小荷包,看到一个纸团,纸团外面还是师父画的石榴,里面写了两个字
「救我」
诶?
看到纸团上的字,大野智惊讶地抬起头,看到坐在花轿上走远的二宫和也正回头望着他。

什么情况?
诶?

大野智的脑子本来就不怎么思考问题(喂= =),现在更是一团浆糊了!
但是没有给他留多想的时间,看到送亲的队伍越走越远,大野智急了,也没多想,拔腿就追。

二宫和也看到那个呆子终于开了窍追了过来,不禁松了一口气。

要是他再不来,自己就真要嫁给别人做媳妇儿了= =

好不容易追上了走在队伍前面的花轿,没有想什么对策,大野智随手抓了路旁的鸡蛋啊蔬菜水果什么的一大堆,还把自己的画全部拆开丢在空中以扰乱视线,制造混乱。最后他还把路边大娘拿来卖的鸡放了。
一群"咯咯哒"在队伍中上跳下窜,好不混乱。

一连串动作瞬间完成,送亲队伍人仰马翻一片混乱。二宫在惊叹大野动作竟会如此之快的时候,大野智已经站在花轿前了。

「快、、、快跳下来,我接着你!」
大野智喘着粗气,伸出双手对二宫说。

二宫愣了愣,站起身,抬手轻轻拨开纱帐,看着大野智的眼睛,伸出手,在和大野手触碰的瞬间,被大野智紧紧握住。
轻身一跃,从花轿上跳下来被他拦腰抱住。

那个安心感又来了。
二宫有那么一瞬间脸红了,心里萌发出奇妙的感觉。

但现在时间紧张,来不及去想别的。脚刚落地,二宫看到街边真正的新娘子已经到了,就提急忙着裙子,拉着大野智冲进了路旁的小巷。


4。
穿梭在道路复杂的陌生小巷里,大野智问道
「这是哪里啊?」
「近路!」
「啊?」

再一次穿出小巷后,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另一条街上了。

终于停下脚步,二宫舒了一口气。
「好了,这下安全了~」
「不、不会追上来?」
大野智喘着气问道
「不会啊,因为花轿上的新娘子还在嘛。热死了~」
二宫用手扇着风,看着大野智满脸疑问的面包脸,回答
「诶?诶?」
「哎,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呢就是那个镇长闺女要嫁的不是他喜欢的人,而她喜欢的人进京赶考也是今天出发,在走之前去见他最后一面。刚刚乘乱的时候她已经坐上花轿了。」

二宫和也一口气解释完了,但是大野智还是有很多疑问,不过看着二宫还很累的样子,他还是乖乖的把那些问题吞了回去。

看着大野智被自己弄得晕头转向,傻乎傻乎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噗,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
二宫一面笑着一面用衣袖给大野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一阵凉风吹过,轻轻拂起了二宫和也身上穿着的红色嫁衣。头上金凤冠垂在二宫脸旁的坠子也轻轻摇晃着。

大野智又看呆了。
到底是有多喜欢笑呢。

二宫发现大野正看着自己,突然害羞起来,而且自己在干什么啊!=\\\\\=
为了掩饰,二宫提醒到大野智该去买米了,随手抓下一个发簪给大野,对他说
「啊,对了,天色不早了,这个你拿去买米把~再会啊~」
看到二宫和也说着正要走,看到将要远离的背影时,大野智突然有种失落感,刚想开口挽留,二宫却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大野,淡淡地说

「其实新娘子喜欢人死了,今天是他的丧礼。」

「。。。。。。」

大野智沉默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这突如其来悲伤的话题。

二宫侧过身,用很小声的声音问大野智
「智,若是我死了,你也会来看我最后一眼么?」

「?」
被二宫和也这么一问吓倒的大野智还没反应过来,二宫和也又说

「啊~啊~对不起,说笑的!真是的,我对刚认识的人在说些什么呢。再会哦~」

「我不会让你死的!」
虽然还是花了一点点时间,但是这大概是大野智这辈子反应最快的时候了。
「诶?」
没有想到大野智会这样回答,二宫和也惊讶的转过身。

「我不会让你死的,小和。」

大野智抓了抓后脑勺,对于这脱口而出的话,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这辈子还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却再次坚定地对二宫说,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除了这句话,他想不到别的。

「噗,生死由天,怎么可能你说不让我死就不让我死,呆子。
还有,小和这个名字我喜欢。」
二宫和也转身留给大野智一个倾世般的笑容,然后离开。

不,是真的。
所以、、、
「所以别再露出那种寂寞的表情了,好么?」
大野智轻声对自己说。
你笑得这样好看,还是多笑笑的好。
想到这里,大野智挠了挠后脑勺,傻傻的笑了。

二宫和也就这样离开了,其实他自己还想在和那个呆子多待一会儿。
因为,不知道下次的见面会是在什么时候呢?


5。
「我回来了。」
大野智拖着疲惫的身体到家中,师父看到他连忙就问
「哦,智你回来了!今天好晚啊,画全买出去了?米呢?」
「没了。」
「啥?」
「没了。」
大野智有气无力地回答到,他实在是太累了,很想睡觉,上眼皮和下眼皮都已经开始打架了。
倒在床上就蒙头大睡的大野智,完全无视了师父在外面上演大闹天宫、哪吒闹海。

没过一会儿,大野就带着放在枕边的头钗,进梦里去寻找第二次的相遇。

「我说你小子,最近这是怎么了?」
看着自从上次回来,不管干什么,就连吃饭都跟心不在焉的大野智,师父嘴里嚼着菜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但是果然,大野智没听到。
师父又拍了拍桌子
「喂喂!魂儿丢啦?」
「啊?啊、、、怎么了?」
终于听到师父的"呼唤",大野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我说你这几天是怎么了?跟丢了魂儿似的?」
「没什么、、、师父我吃饱了。」
师父就这么被忽悠过去了。
看着大野智离开后,师父盯着大野那碗动也没动的饭,犯了愁。
「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不停地抓着头发,怎么也想不到大野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几天,别人托师父画的画已经画好了。
「智,你下山把这个画送去。」
刚开口,师父就想,算了吧,就他现在这个状态没把鞋穿反就不错了!
但是,刚想给大野说算了,没想到大野智却突然来了劲
「下山?!我要去!!!!」
「诶?」
「下山干什么?」OvO
「额,送画啊= =」
「好啊好啊!!」
大野智听到要下山眼睛都发光了,师父无语的看着他
「你确定不会撞树上去?」
「地址地址!」
大野智现在好像已经听不到其他的了= =

喂喂,这个情绪转变地有点儿微快啊= =

把地址给了大野,大野智就抱着画一溜烟儿跑了。
这速度,比兔子还快。

眼前不断重现那个倾世的笑容,大野智一路狂奔下去,穿过树林,惊飞了鸟雀。
速度快的快要飞起来似的。他现在真的很想练轻功,跳两下就到了,就到了他的小和身边。

站在小镇街口,大野智才停下脚步不停地喘气。

等冷静下来后,才发现,他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他的小和。

是啊出了名字以外,对于他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大野智有点不知所措,开始在茫茫人海里漫无目的地寻找。

最后,没了办法,走到他那天卖画摆摊的地方,在那里停了下来。蹲在路边开始漫长的等待。

希望可以在这里再次遇见你,还是像上次那样,笑着,叫我呆子。


6。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不知不觉,天快黑了,大野智很失落,掏出师父给写上送画地址的纸片,准备去送画了。
看着纸片上的地址,大野智边走边找
「百花楼、、、百花楼在哪里呢、、、」

「啊,找到了,这里?」
看到百花楼那块镶在灯火辉煌之中的牌匾,大野智有点疑惑地走了进去。
进去了才发现,这真是个、、、莺歌燕舞(?)的世界。
大野智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如此热闹(?)地方,如此多的男男女女穿的花花绿绿的,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的大野智,四处张望,不知道那一个才是老板。
「哟!~小帅哥!是第一次来啊~~要不要跟姐姐玩儿玩儿?」
突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贴了上来,吓了大野智一跳。
「啊!不不不!我来送画的,找你们老板。」
「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带你去找她。」
大野智被吓得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急忙告诉了姐姐来意。姐姐表示了歉意,带着大野智去找老板娘。
大野智缩着身抱着画,紧紧跟在那个姐姐后面,生怕不小心走丢了,就进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走不出去了。

「小弟弟,你先坐在这里等,我去看看她有没有空。」
「哦。」
那个姐姐带他找到位子坐下,就去找老板娘了。
大野智抱着画坐在边上,虽然很好奇,但是去不敢乱张望。这个地方要是不小心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就麻烦了。所以就一直盯着地板发呆。

「喂!呆子!」
「小和?!」
发呆的时候,大野智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激动地猛抬头看。
虽然有点儿不同,但看到眼前的人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大野智激动地一下站起来。
「小和!!」
「喔!怎么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真是小和!」O▽O
「怎么了怎么了?你没见过我是怎么的?」
看到高兴的跟小孩儿似的大野智,二宫想吐槽却也跟着他一起笑了。

「小和、、、你是在这里干什么?」
二宫和也穿着一件白色绸缎上面绣着暗纹的小花的旗袍,头发盘在右后方,发髻上挽着一朵白色的花簪,看起来小巧可爱。看到穿着旗袍的二宫和也,激动完后的大野智这才觉得奇怪。

终于发现这个问题的大野,二宫感到无语的同时,看到他那张充满疑惑的小面包脸,想捉弄他的想法又冒了出来。
「别提了、、、」
看到情绪瞬间低落的二宫和也,大野智又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OAO
「、、、、、」
「小和你说话呀!」
二宫的眼泪快要掉出来了,大野智急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和你别哭啊!」
「、、、、、」
「有什么你说出来嘛、、我好帮你啊、、、、」
「说了、、你也不能帮我啊、、」
「为什么?只要小和说了,我就绝对要帮你!」
看着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跟自己打包票的大野智,二宫和也投出了感激的目光。
「真的?不骗我?」
「真的真的!我骗你干嘛?」
到底是谁骗谁啊、、、、
「那好吧,我们换个地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哦哦,好好!」
二宫和也就这样带着大野智上楼去他的房间了。
上楼的时候,二宫瞥见妈妈走了出来疑惑地看着他们,二宫坏笑着给妈妈眨了眨眼睛,妈妈立刻就点头会意了。

看到到楼上去的两人,妈妈让小丫鬟端着茶水和水果去,走前还不忘叮嘱小丫头
「别忘了,加点东西哦~」
刚到房间里坐下,一个小丫鬟便进来了
「妈妈让我给你们伺候茶水和水果。」
「哦,谢谢,放在这里吧。」
二宫到了谢,指着桌子道
不过他不知道里,面,有,料。

等到小丫鬟关门退了出去,大野智才继续急切讯问二宫和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我、、」
二宫给大野和自己沏好茶,端着茶杯低着头,慢慢说到。大野智只是皱着眉头,一脸关心地看着二宫慢慢道来,没有插嘴。
「我是从小爹娘为了抵债,就把我卖到这里来的、、、」
「真、真的么?」
大野智惊讶地看着二宫和也,没想到、、这个如此爱笑的人竟有这样苦难的经历。
「所以、、、你会讨厌我么?智」
看着二宫和也眼里流露出的悲伤,大野智怜惜地抓住二宫握住茶杯的双手。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因为这种无关痛痒的原因讨厌你!」
虽然二宫知道大野是个好人,但是看到他略带生气的许诺,二宫感动之余,有点点惊讶。
「谢谢你。」
「不是谢不谢我的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诶?」
「大野智永远不会讨厌二宫和也!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明明才是第二次见面,大野智却说出了即使是对认识十年之久的人都不会说出的话。
看到一脸严肃的大野智,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玩儿过火了,但是听到大野智对他说的话,他又何尝不感动。
「是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这呆子怎么激动起来了= =
二宫喝了一口刚刚小丫鬟端来的茶水,润了润嗓子
「其实我、、今天是、、第、、、一天。妈妈说我以前太小,现在年龄才到、、所以、、」
「所以?」
「今晚、、我不想给别人。」
「啥?」OAO
大野智彻底傻在那里。
「怎么了、、果然、、智是讨厌我的、、、」
二宫失落地说,眼泪一颗颗跟珍珠似的滚落出来
「诶?不不不,不是啊!别别别别别哭啊!小和!」

二宫咬着嘴唇无声地看着大野智,大野智紧张了,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没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如果不是智,那就是别人的了。」
一阵沉默,毕竟他大野智长这么大,这种事想也没想过。


7。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开窗的缘故,二宫觉得越来越闷热,头脑又晕又涨,恍惚之间,他觉得大野智的脸忽近忽远,模糊不清。

在意识完全混乱之前,二宫终于反应过来,茶里被妈妈下了东西!=皿=
突入其来的空虚感让二宫感到害怕,他伸出手想抓住大野智,却腿一软,不小心栽倒,不过好在是栽倒在大野智的怀里。
触摸着二宫滚烫的身体,大野智开始还以为二宫病了,急忙将全身无力的二宫抱上床。
二宫朦胧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身体发出的讯号让他感到难受,他轻轻唤出了那个唯一一个对他许下承诺的人的名字
「智、、、热、、、」
「怎么了?发烧了?」
大野智着急地把额头放在二宫的额头上量体温。
果然很烫啊!
「小和你怎么了?你好烫啊!」
大野智很疑惑啊,这突然之间的怎么了?四处环视了一遍,视线最后落在那壶茶上。
仔细想了想,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又想肯定是因为这里的妈妈怕和也反抗,所以、、、、
「所以这里面下了东西?」
大野智走过去,端起刚刚二宫给他沏的茶,抿了一小口,果然,不一会儿,大野智也开始觉得热,头发昏发涨。

不清楚这东西是不是有副作用,大野智担心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二宫和也,又用额头给他量了量体温。
给二宫量体温的时候,二宫炙热的气息吐在大野智的脸上,瞬间大野整个脸红到耳根。
正打算离开,二宫却突然捧着大野的脸,在他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看着眼前二宫和也迷离的眼神还有因为发热而粉红的脸颊,大野智突然觉得体内一股热流涌出,先前的那杯茶的作用再加上了处于半模糊状态二宫和也的无意识的主动,好不容易被抑制住的情欲就好像起了化学反应般蜂涌而出。
身体在诱惑下吸收了情欲的美酒,开始无限制地膨胀。
终于理智的最后防线被冲破。

大野智捧着二宫和也的头,开始了长久而缠绵的吻。

轻轻撬开二宫的贝齿,大野智含着二宫和也如快要溶化的奶油般柔软的香舌,舌头快速扫过二宫的上颚引起了他敏感的颤抖。
深入骨髓的吻让两人忘记了呼吸。
离开了二宫柔软的唇,大野智腾出一只手不慌不慢地将二宫和也旗袍上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取下了头上花簪,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肩头。
药效的催化使二宫和也的身体也变成了淡淡的粉红,毛孔中分泌出的汗水变成了"请君入瓮"的蜜汁。
大野智的食指在二宫和也的小腹上慢慢地画着圆圈,一阵酥痒,二宫敏感的身体作出了反应,轻轻抬起了腰枝。
「唔、、、智、、、别这样、、、、」
二宫微皱着眉,发出了低吟。
大野智只是轻轻笑了笑,又吻了吻二宫的唇
「嘘、、小和不可以说话哦。」
二宫胸前的突起如樱桃般娇艳欲滴,大野智温柔地吮吸着二宫的甘甜的蜜汁,每一寸都不放过。
「智、、、我、、」
在快要到达极限之前,二宫忍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着急地向大野索求。
「小和犯规了哦,你不能说话。
这是惩罚哦、、、」
语罢,大野智移动到二宫下身,将他炙热的下体喊入口中,如同珍馐般慢慢品尝。
受不了大野"惩罚"的二宫,再一次抬起腰枝,双手插入大野智的头发中,抱住了他的头,轻轻吟唱出了好听的旋律,邀请着大野智。

大野智接受了二宫的邀请,但是却忍住只是用手指轻轻地插入。二宫疑惑地看着大野智,大野用轻柔的声音温柔地对他说
「再心急也不能伤了小和啊、、」
做足了准备,大野智这才慢慢地进入二宫和也最柔软的地方。
随着大野智有节奏的不断深入,二宫坐起身,双臂紧紧圈住大野的脖子。虽然大野智已经很小心翼翼,但是二宫却还是感到疼痛,二宫咬住大野的肩头,发出吃痛的呜咽声。可是不一会儿这疼痛就被美妙的感受替代。
两人紧紧相拥,分享着彼此的体温,终于在最后一起跌入神秘的深渊。


8。
清晨二宫被窗外街上的吵闹声吵醒,慢慢睁开眼睛,适应着有点强烈的光线。睁开眼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大野智有点黑(对不起词穷了=。=)的胸膛,大脑瞬间醒了过来,二宫还发现自己和那个呆子都光着身子,加上下身带来的疼痛和昨天晚上意识还算清醒的最后一刻、、、、
疼!。。
玩儿大了=口=

还把自己玩儿了出去!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那个呆子的,想看看那个面包脸在那种情况下会作出什么样好笑的表情、、、结果!

妈妈!!你个混蛋!!!!害死我了!!!

想挣扎着起来,却发现那个呆子还搂着自己的腰,抱得挺紧的。  = =

就这么相信了么?昨天晚上那个自己随手编造的故事,这个呆子就相信了。

二宫抬着头看着大野智熟睡中的面包脸,想着。

不过,也不全是骗人的啦、、半假半真吧。
父母什么的,一开始、、就没有。
不过妈妈对自己很好,这里是自己的家,大家不是世俗人说评价的那样,都是很善良的人呢。

噗,等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告诉你好了。
对不起呐,呆子。

这一次,他不再因为想到自己的身世而悲伤,眼前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那份安心感,抚平了一切悲伤的情绪。

二宫闭上眼睛,开始静静的享受这份温暖的安心感。安心地就快要让他再次入睡的时候,那个抱着他的呆子动了动,哼哼了几声,用那个糯糯的声音憨憨地笑着对着二宫道早安
「早安~小和~」
「= =有你这种人么!还笑!」
「怎么了小和?我哪里做错了么?OAO」
「你到舒服了!疼的是我!我说你就不能轻点儿啊?」
看到大早就生他气开始怪罪他的二宫,大野智连忙解释
「不是啊不是啊!我已经很慢很轻了,是小和心急、、、哎哟,疼!」
大野智还没说完,二宫就使劲儿揪了一下大野的大腿,大野智一脸委屈看着二宫
「你揪我干嘛呀小和!」
「你你你你你你、你混蛋!」
二宫红着脸一时理亏。
不行,我现在占了下风,我要扳回来!
为了所谓的扳回一局,二宫开始转移话题
「我说昨天晚上、、、我记得只是我喝了那个茶、、的吧?这样的话、、还可以理解嘛、、毕竟那种东西、、、」
「没、没有啊、、我也、、我也喝了的嘛、、」
大野智躲过二宫的视线,开始紧张了。虽然喝了一点点,但是没起到什么作用、、、完全就是、、额、、自己、、额、、、
察觉道开始紧张的大野,二宫心理窃喜
什么嘛,这呆子连慌都不会撒、、fufu扳回一局!胜利~=.w=

「小和、、我、、」
「嘘、、不要说话、、、我想这样呆一会儿。」
大野智刚开口想说出刚刚编好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却被二宫堵了回去。
二宫将头埋近大野温暖的怀里,闭上眼睛享受着。
大野看到闭着眼睛一脸安心的二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不禁将搂着二宫从未松开的手圈地更紧了。

小和,笑,是不是就是你平常的表情呢?

突然,二宫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我说、、、你一夜没回去你师父不会着急?」
「诶?
    啊!!!=口=
    完了完了!!!」
若不是二宫的提醒,大野智还真忘了这件事,想到师父大发雷霆的样子,这回肯定几天几夜都不会消停了。
「吓傻了?还不起来?」
「哦哦」
大野恋恋不舍地松开二宫离开被窝,开始穿衣服。
「喂,帮我拿一下衣服,柜子里。」
二宫也坐起身,裹着被子让大野给他那衣服。
不过当他发现大野智开错柜子,拿了一件女装出来,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他现在很后悔昨天晚上为什么要为了那点银子而答应那些喝得半醉的姐姐们穿女装!万分后悔!

「笨蛋!不是那个!是旁边的柜
子!」
「喔喔喔!」
大野一边应着声一边把衣服塞回去。
小和害羞好可爱=v=
「笑什么!」=\\\\\=
「没、没有啊~」
察觉到在一旁窃喜的大野,二宫觉得脸都要红到脖子了= =
那个呆子绝对是故意的!

大野一脸笑嘻嘻地将衣服递给二宫,二宫生气地一把抓过来
「哼!」
小和生气也好可爱=v=
「不要傻笑了!!」
拿着衣服,二宫开始发泄似的用力抖着
「看什么看!我要穿衣服了!不准看!」
一直盯着二宫笑的大野智乖乖转过身去。


9。
过了一会儿,大野在想怎么还没穿好,刚转过头,却发现二宫就站在自己身后,吓了他一跳
「干什么?我就知道你要偷看!」
「没有没有啊!不是这样的小和!」
大野智急忙解释,可是二宫就是不听。
「帮我梳头。」
在桌子上拿了梳子和发带递到大野面前,二宫语气突然软了下来。
「、、、喔、、」
坐在梳妆台面前,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二宫静静地坐着,看着镜子里一脸认真给自己梳头的大野智,不知为何,抿嘴而笑,出了神。

大野智给二宫梳头的时候,偷偷地从镜子里看了一眼二宫和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么会笑得这样好看。

在最后大野将发带绑在二宫的头发上就完工了
「好了!」
「恩,对了,你是来送画的吧昨晚?」
「诶?啊、、恩。」
也是来见小和的。

大野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

「把画留这儿吧,我等会儿帮你拿过去。先送你出去。」
「喔、、、」
二宫走在前面,大野紧随其后,然而一路无言。

到了门口,二宫道别到
「快回去吧!下次再见~」
「小和也一起去!」
「诶?」
二宫被大野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半天没反应过来。
「一起去啊!」
「为什么?」
大野智向二宫走近一步,一把将他拉近,凑近二宫的脸,温柔地笑着说

「因为,我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见面了啊~」

在这次见面之前,大野智就决定了,
若是下次再遇见你,就带你一起走。


10。
上山的路上,大野智牵着二宫和也的手,惬意地走在铺满星星点点太阳光点的山路上,光点降落的地方都闪闪发着光。

聆听着山中鸟雀的鸣啼,一路不语,不用语言交流,仅是相视而笑,便知幸福所言。

忘了时间,仅是初见,已觉有十年之缘。
毋需十年,若是相爱,又何必在乎时间。


「师父、、~」
到了家,大野智带着二宫走进庭院,小心翼翼地叫着师父。
「不在的样子啊、、是不是去哪里了?」
找了半天也不见师父的踪影,二宫问道。
「咦?不会啊、、、去哪里了?师父!~~」
大野智也很疑惑,继续叫着师父。
两人正寻找着,突然二宫眼前飞过一个影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大野智的惨叫声
「啊啊啊!~~~~师父痛啊啊!!」
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叉着腰,气呼呼地站在大野智旁边,而大野智则哭丧着脸抱着头,在一旁抱怨。
「你这混蛋小子!还知道回来!啊,我问你,昨晚去哪里鬼混啦?啊?!」
「师父我错了嘛!别揪耳朵!疼!」TAT
师父揪着大野智的耳朵就开始"严刑逼供"。

好、好厉害的师父、、、=_,=
二宫从内心里佩服这位师父。

「咦?这小伙子是谁?」
闹腾了半天,师父才发现原来还有别人在场,就停下手,问大野。
「啊!师父,这是我的小和媳妇儿!O▽O」
「啥?」
「哈?谁是你媳妇儿!?少臭美了!= =」
师父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他居然是他那个笨蛋徒弟的、、、媳妇儿?
「啥?你说啥?」
突然之间给他说这件事,师父以为自己没睡醒,再问了一遍。
「怎么了师父?他是我的小和媳妇儿啊OAO」
「都说了我才不是你媳妇儿!=\\\\\=」
媳妇儿、、、
媳妇儿?
媳妇儿!!
「你,臭小子,给我过来!」
师父对大野说到,接着又转过脸对二宫说
「呵呵、呵呵不好意思,你等等哈!」
师父把大野智扯到一旁,小声问他
「好啊你个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把人家骗到手的!」
「我我没有骗他啊!」
「胡说!人家长这么好看,怎么会看上你!」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小和呀~」
大野说着还转过身笑嘻嘻地对站在一旁一脸无语的二宫招了招手。
「转过来!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从上次买米那次!?怪说不得你这小子回来后就跟魂儿丢了似的,原来是害了相思病啊!」
「嘿嘿、、」
大野智摸着后脑勺,傻傻地笑了。
「还嘿嘿!说!到什么程度了!」
「昨天一起睡的!~O▽O」
「啥?!」=口=
听到大野一脸自豪地说到,师父惊讶地连声音都变尖了,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真是、、不能小看这小子啊、、、= =|||||才见两次面就把人搞到手了、、、
不过师父看到这傻小子终于有人要了,在惊讶之余,不禁热泪盈眶老泪纵横啊!(有那么高兴么= =)
师父转过身,走到二宫面前,突然一把抓住二宫的手,吓了他一跳
「徒弟、、媳妇儿!委屈你了!师父我安心了!TvT」
「啊?啊、、没、、没什么、、、= =||||」
师父说完便钻回屋子里睡觉了,昨晚耗子叫,有点儿没睡好TvT。

这师徒两都是哪路大仙啊、、这一喜一怒的,那呆子到底跟他师父说了些什么,情绪变化地有点儿微快啊、、、
大野智跳着跑到二宫身边,挽着他的手,兴奋不已
「小和小和!我师父可喜欢你啦!他都嫌我但是说你漂亮!O▽O」
二宫还没有把那个问题整理清楚,这边又来折腾了。
「本来就是!」
「是是是是!我的小和媳妇儿最好看了!」
「停停停停!别跳了,跳得我眼睛都花了!还有谁是你媳妇儿啦?我答应啦?」
「小和小和我们昨晚都一起睡觉的啊!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大野摇着二宫的手,一脸严肃地保证。
「谁、谁让你负责了!你、你问过我没有!」
这呆子说这话都不带脸红的,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小和~~~你做我媳妇儿嘛~~~」
不停摇着二宫的手,大野用糯糯的声音对着二宫耍赖。
「好不好嘛!~~~」
看到二宫红着脸没动静,大野继续纠缠下去。
「好不好嘛~~~~小和~~~~」
「小和~~~答应我嘛!~~」
「小和~~~」
受不了大野无赖地纠缠,二宫红着脸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知道了知道了!怕了你了!真是跟小孩子似的!」=\\\\\=
「小和媳妇儿!!~~」>3<


评论(21)
热度(72)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