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Kiss【辅贤】

=电脑坏了用手机摸鱼
=傻白甜
=我的文风发生了什么QAQ
=手癌晚期看见错字不要笑QAQ
————————————————————
本宫大辅x一乘寺贤


“啊——真是的!”
大辅刚放学回家就一头倒在床上生闷气。
“你怎么了啊大辅?”
豆丁兽跳到大辅的肚子上问他
“那些女生平时都没事做的吗?老缠贤做什么啊!真是讨厌!”
大辅盘腿坐起来,双手抄在胸前。
“女生不都是这样吗?看见长得帅的人就叫个不停~”
豆丁兽也学着大辅的样子坐着,煞有其事地说道。

“话说回来,贤他也是的,人太好了,都不懂得拒绝。”
大辅又倒在床上,双手枕在脑下,眯起眼睛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豆丁兽正好也顺势跟着躺在了大辅肚皮上,望着天花板想着今天的晚饭。

。。。。。。。。。。。。。。。
。。。。。。。
。。。
“贤那个家伙,是不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啊。。。”

安静了很久,大辅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有点失落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豆丁兽疑惑地抬起头望着他,它当然搞不懂大辅脑瓜里装的什么啦。

大辅继续烦恼着,翻了个身,差点压到豆丁兽,但是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直到豆丁兽拿枕头砸到大辅脸上。
“大辅你这个笨蛋!你压到我了!!”

大辅还是一脸失落的样子,并没有在意到豆丁兽拿枕头扔他
“我真的是个笨蛋么。。。我果然自作多情了吧。。。。”

豆丁兽眨了眨大眼睛看着大辅想着,
这一点也不像大辅平时的样子嘛,好奇怪哦,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哎。。。”
大辅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向客厅。
回到房间后,大辅又在床上失落了一会儿,突然猛地坐起来拍了一下大腿
“对了!去确认一下不久好了吗!哈哈我真是聪明!”
豆丁兽被大辅着莫名其妙的一连串动作吓了一跳
“大辅。。。没有生病吧。。。”
其实豆丁兽真•的有点担心。
————————————————

翌日

大辅放学后又跟往常一样去找了一乘寺。
决定今天一定要弄清楚他和一乘寺之间的关(?)系,要让一乘寺稍微有一点自(?)觉。
好吧,当然那都是纯粹是他自己单方面的,一乘寺大概还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不过,谁知道呢。

不幸的是,路上遇到了京。

没想到今天遇到了这个女人!还非要跟我一起去。。可恶,太不顺利了!
大辅这时候能做的就只能一脸不爽然后内心里吐槽了。
因为他刚才已经挣扎过了,但还是不行。
希望她不要坏我事。
大辅闭上眼睛,做祈祷状。

到了学校门口,大辅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乘寺一个人提着书包从学校走出来。
“KE!。。。。。。。”
大辅正一脸高兴,刚挥手想要跑向一乘寺那里去时,就顺利被京阻止了,就连名字的全音节没有机会给可怜的大辅叫完。

“小~~贤~~!!!”
京只是一顺手就抓住大辅的领子把他丢在了自己身后,自己却兴•高•采•烈地一边挥手一边向一乘寺跑去。

“啊可恶!我就知道!!”
大辅狂抓着自己头发,一边不甘示弱地从地上站起来向一乘寺跑去。

好样的,不愧是勇气徽章的继承者!
。。。
————————————————

大辅跟一乘寺和京走在路上时,还悄悄揉了揉自己的屁股
“京那个可怕的女人,出手真狠。”
小声的埋怨着,不过还是被心细的一乘寺发现了。
“本宫君。。刚才就像问你了,你没事吧?好像很痛的样子。”

被小贤关心了,大辅很感动。

但是,本宫大辅,作为一个七(?)尺男儿,怎么会为这一点小病小痛就示弱呢?!【划掉】(为了奠定以后攻的基础)【划掉】

“没事啦没事!我好着呢!嘿嘿~”
大辅说着还用手拍拍了屁股,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

其实,真的很痛。

大辅不哭。

“他那种笨蛋怎么会觉得痛啊!随便再打几下都无所谓的啦!”
京鄙视地看了一眼。

“可恶!你说谁是笨蛋啊!”
大辅挽着袖子伸出拳头,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你就是笨啊!怎样?!不服啊?想打架?!”
京当然不甘示弱,也挽起袖子一副要把大辅痛揍一顿的架势。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嘛!”
一乘寺被夹在中间,很难做人(x)
“对了,京前辈,你回家不是要在这里跟我们换个方向吗?”
一乘寺一边将要打起来的两人分开,一边转移话题。
“哼!看在小贤的份上,今天放过你!”
京指着大辅的鼻子说道。
“小贤拜拜哦~下次见~。”
转过脸瞬间笑眯眯对着一乘寺道别。

“我才是!!今天放过你!!”
大辅依旧不服气,冲着正在过马路的京大吼着。

“好啦好啦本宫君,你发邮件说今天有事情有找我的,什么事啊?”
一乘寺安慰了大辅,为了让他消气,顺便转移了话题。

啊。。对啊我差点忘记。
大辅被提醒后,开始有点紧张了。
毕竟这事儿他长这么大(也没多大)还没有做过,而且来之前他还是挣扎了很久,因为说是简单,问问就好,但是关于怎么问,大辅就头疼了。想了很久很久,也就想到了符合他智商的那些问题。
当然他自己是觉得完美啦。

一乘寺眨着眼睛,一脸疑惑看着大辅,等他回话。

深呼吸了一口气,大辅鼓足了勇气。

不管了,上。

大辅拉起一乘寺的手,看着他,问
“那、那个,贤。。。你到底怎么看我?”
“诶?”
一乘寺被大辅抓着手,看着大辅突然丢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傻愣在那里,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了。
“啊。。。就是说,你到底怎么看我们之间的关系啊。。”
大辅还是有些紧张,不过还好,没有到口吃的程度。

“什、什么?”
一乘寺还是在当机状态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辅手心有些湿湿的汗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手心也开始冒汗了。他还在想,是不是因为大辅手心的温度的原因,自己的脸上和大脑开始发热了。
“贤,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大辅还是不放弃,他今天是下定决心来问个清楚的。
他当然紧张,他现在真的是紧张到要死。
要是贤说不是的话,那么一直以来不就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吗。
“本、本宫君,你怎么突、突然问这,这个。。。”
是啊谁会莫名其妙就突然问这么直接的问题,只有大辅这个脑子缺根筋的人才会做得出来吧。

一乘寺看着大辅坚定的眼神,他已经不知道要作何反应才好。
不是因为没有感觉,只是他跟大辅一样很紧张,不知所措。
大辅这个问题太直接太突然了,一乘寺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烧糊了。

不管是大辅的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还是一乘寺快要冒烟的大脑,现状是,两人现在却是僵持在这里。

大辅则是无论如何都想知道。
而一乘寺就只是向快点跑开。

“喂!——大辅!小贤!你们在干嘛?!”
真是个关键的时刻啊,京又从马路对面跑了回来。
不愧是。。。井上京。。。

僵局被京打破,一乘寺顺势挣开大辅的手捂着脸跑开了。

“啊——贤!!!回来啊!——”
大辅急得跳脚,绝望地看着远处一乘寺的背影。
“你这个女人回来干嘛啊!!!!!!可恶啊啊啊啊啊!!”
“干嘛啊!我只是回来通知你们夏日祭下下周就开始了啊!”
“你不晓得发邮件吗?!”
“我是想亲口回来告诉小贤而已!”

大辅气急败坏地踢着路旁的石子撒气走了,丢下京一个人站在那里,左右看看离开的两人的背影搞不清状况。
————————————————
走了一半,大辅停下来,发现自己刚才紧张到满手的汗,而且自己原来满脸发烫。
“嗯。。。”
大辅盯着自己的手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

一定是小贤他觉得不舒服才跑掉的。
大辅这样自我安慰到,向家里走去。

大辅,你骗谁啊。。。。


接下来的两周,大辅就再也没有见过一乘寺贤了。
不管是去学校找他,还是发邮件没人回,就连去数码宝贝世界,V仔兽都没有和虫虫兽合体进化合作过了,因为一乘寺总是在他们之前去,也在他们之前回。

大辅开始懊恼了,为什么自己当时那么没脑子去追问贤呢!

一定是被贤讨厌了(泣
怎么办啊。。。。

所以说之前他那个自我安慰的理由连自己都不信。

大辅已经没精神很久了,不管豆丁兽怎么安慰他他都听不进去。
大辅真的很怕被贤讨厌,而且贤最近一定是故意躲着自己。

“大辅,小光的电话哦~快出来接。”
客厅传来妈妈的声音。
“哦。。来了。。”
大辅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我说大辅你倒是打起精神来啊,问你发生了什么也不说。”
交给电话听筒的同时,妈妈又说了大辅一句。

“喂,小光吗?有什么事嘛?”
“大辅你最近怎么老是这幅样子嘛,打精神来啊!”
“嗯。。我知道。。”
“真是的~我是来告诉你不要忘记夏日祭那天急得来哦,不要到时候让大家都等你一个人。”
“大。。。家?贤!贤也会去吗?!”
“对啊,你怎么回事啊,突然又这样有精神了的样子。”
“那太好了!!谢谢你小光!!”
“诶?等。。。。”
还没有等小光说完,大辅就已经一脸兴奋地挂了电话。
留着电话那边的光看着听筒满脸疑惑。

“这一次一定要向贤道歉才行啊。”
大辅得知贤也要去夏日祭时,是兴奋了一会儿没错。
但是他现在又开始头疼了,他觉得还是应该先向一乘寺道歉才行,不过还不知道要到底怎样做。
这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
首先去见面的第一时刻就该是什么反应?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要是一乘寺还是不理他,他觉得自己大概就。。。。没希望了。
躺在床上狂抓头,这次大辅真的是绞尽脑汁。
大辅觉得自己的智商快到尽头了吧。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大辅越不靠智商做事越有希望。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
终于,到了这一天。

大辅对着镜子,深深做了一个深呼吸,拍了拍脸打起精神来,做好充足的心里准备。
虽说是勇气徽章的继承人,但是这件事儿能和别的事儿相提并论嘛?

太阳下山后,祭典会场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从高处的山坡望去,还以为是夏日河边的萤火虫。

大辅出发了,到了会场,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人一乘寺穿着浴衣抱着虫虫兽站在灯火辉煌之中。

大辅有点看呆了,这是根平时完全不一样的一乘寺,在灯火的照映下,一乘寺似乎全身都散发这柔柔的光。一乘寺站在那里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一直在四处张望。
大辅加快脚步走近后,他开始紧张了。

在大辅走过来的时候,一乘寺也看到了他。
看到自己被一乘寺发现了,大辅只好故作镇定,跟往常没事一样打招呼
“哟、一乘寺,你来了啊。”
“啊,嗯、嗯。。。”
一乘寺移开了视线,只是低着头看着虫虫兽,不敢抬头。
“那些家伙真是的,结果迟到的是他们嘛,还好意思提醒我不要迟到。”
大辅还是作出一副往常的样子,发起了牢骚。
“可能一会儿就到了吧。。。”
一乘寺小声地回答着。
两个人就着有一搭没一答地说了一些没有意义的对话,就沉默下来了。
大辅有点不自然的四处张望着,希望这个时候有人来暖场。
大辅悄悄斜眼看一了下一乘寺,他还是低着头看着虫虫兽。
“大辅——我饿了——”
豆丁兽爬在大辅的头上嚷嚷。
“小贤我也有点饿了。。。”
就连虫虫兽也抬起头看着一乘寺说。
“本宫君,那我们先去看看那里有吃的好了。”
虽然有些小声,不过一乘寺第一次主动向大辅提出意见。
“啊,嗯,好啊。”
大辅此时有点感谢头上那个肚子饿的吃货。

两个人就开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慢慢走着,说是找吃的,但两人却都心不在焉。
“那个。。。一乘寺。。。上次的事情。。。惹你生气。。。真是对不起。”
大辅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开口了。
停下脚步,大辅抱着豆丁兽,向一乘寺鞠躬道歉。
看到大辅如此郑重向自己道歉,一乘寺有些慌了,连忙澄清,伸手去扶起大辅。
“啊。。不不,没有那回事,我没有生气!”
“真的吗?你真的没有生气?”
大辅有点不相信,连忙追问。
“真的,是我该道歉,我不该跑掉的。。。”
一乘寺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发烫,赶紧别过头去掩饰。
“啊——那真的是太好了!我真的以为贤你讨厌我了!”
大辅心里的石头终于沉下来,终于安心了,
太好了,都想哭了。

看到笑容有回到脸上的大辅,一乘寺自己的心里也暗暗送了口气,
真是太好了,总不能一直这样误会下去吧。他怎么可能会讨厌大辅。


接着他们就去买了很多吃的,看到大辅和豆丁兽狼吞虎咽抢食物的样子,一乘寺不禁笑出了声。

看见小贤笑了,大辅也跟着傻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其他人终于都陆陆续续到了。
大辅一边用手在那里比比划划一边大声指责着迟到的那群人
“你们还好意思说我迟到!看看你们晚了多久!”
“嘛,嘛,别生气嘛,这个时间过不久就该放烟火了,我们快赶紧去前面的山坡看吧,那里是绝佳位置哦!”
阿岳一边安慰到大辅一边指了前方不远处的山坡。

大家都同意了阿岳的提议,向山坡出出发。

走着走着,大辅发现一乘寺掉队了,就赶紧回头去找。
就在队伍后的不远处,大辅看见蹲在地上一乘寺。
“贤你怎么了?”
大辅迈着大步快速跑到一乘寺身边。
“没事,第一次穿这个木屐,有点磨脚,休息会儿就好了,本宫君你先跟大家一起去吧。”
一乘寺还是改不了客气的毛病。

“没关系没关系啦,不过时间快到了,要是不赶紧的话我们就看不到绝佳位置的烟火了诶。”
“所以本宫君你先去吧,我真的没关系。”

“不行,上来吧我背你。”
大辅直接拒绝了一乘寺的提议,背对着一乘寺蹲下来。
“可是。。。”
“快点吧,不然来不及了。”
就在一乘寺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京发现了掉队的两人,赶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啊,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得知情况后,京开始劝着一乘寺
“小贤你就让大辅背你去吧,你看他自愿做苦力,你就成全他吧,不然来不及就糟糕了。”
“要你多嘴!”
大辅回京了一句。
听了京的话,也觉得自己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看这情况,一乘寺也只好妥协了。

京一个人稍快一点走在全面,大辅背着一乘寺走在后面。
渐渐的,他们离开了人群,灯火也被他们丢在身后。
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飕飕的,但是一乘寺轻轻靠在大辅的背上,感受到了大辅身上暖暖的体温,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想到这里,不知怎的,一乘寺突然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把脸埋在大辅的背上。

离开了人群,两人都不曾开口说话,四周变的很安静,但偶尔会有夏日夜里的虫鸣,以及被风拂过沙沙作响的树叶声。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烁的光线,紧接着一声巨大的声响,一团璀璨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一瞬间,身后已经远离的人群开始沸腾。

大辅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一个又一个交替绽放的烟火,小声叹息了一句
“啊。。没能赶上。。”
一乘寺听到了并没有作声,只是跟大辅一起抬头看着天空闪烁的烟火。
“大辅。。关于上次那个问题。。。”
大辅听到一乘寺趴在自己背上好像在自己耳边低语些什么,不过烟火声太大,他有些听不清。
“啊?贤你说什么?”
“。。。。。。。好き。。。。”
随着烟火绽放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乘寺的声音几乎快要淹没在烟火绽放时的巨大声响里了。
但是大辅他知道他听到了写什么,不过他决定向一乘寺贤再好好确认一次。
大辅将一乘寺从背上放下来。
“贤,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再给我说一次吧。”
大辅和一乘寺面对面站着,在烟火之间交替绽放的光芒的照耀下,大辅看着一乘寺笑着,把自己耳朵凑到一乘寺的嘴边,等待者。
“。。。。。。不、不要这样本宫君,你明明听到了吧。而且京前辈还在前面。。。”
看来贤他是不愿意再说一次了,不过没关系。
“你叫我什么?”
大辅扬起嘴角把脸凑到一乘寺脸跟前,反问着一乘寺。
“我说。。。大辅。。。”
一乘寺害羞地别过脸,用很小的声音叫出了大辅的名字。
“嗯,这才对啊。”
大辅满意了,又悄悄看了一眼前面完全沉浸在烟火之中的京。
安全确认。
然后用手一把将贤揽过来,乘着大家的注意力都还在烟火上面的时候,在乎暗乎明的光亮中,轻轻吻上了贤的唇。
此刻对大辅来说,前面的那个山坡并不是什么绝佳位置,这里才是。


不愧是友(?)谊徽章的继承人。

评论(2)
热度(21)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