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に出會えてよかった【辅贤】【短\已完】

=Lofter的第一次居然献给了辅贤【反正没人理_(:з」∠)_

=我踏吗的在写什么玩意儿ORZ

=就是摸个鱼

=甜甜甜

=饥渴中(¯﹃¯)同好求投喂

=BGM配合使用好好好<love forever> 清水翔太 加藤美穗

=手癌晚期,发现错别字了的话。。。。别笑qwq

=OOC与否你说了算【x

==============================================

本宫大辅X一乘寺贤

 

一乘寺贤抱着虫虫兽在朝着家方向的路上走着,风卷走路旁那些枯落的树叶的时候,也顺手轻轻拂起小贤的头发。

 

好像最近的天气越来越冷了,一乘寺缩着脖子一边赶路一边用手掖了掖围巾。风吹过时是感觉到有些刺骨,并不像是夏天那样的温和了。

 

今天的天似乎也要比以往要黑地快一些,快要冬天了吧。一乘寺看着快要落下的夕阳和刚刚亮起的路灯,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稍稍加快了脚步,希望能在天完全暗下来之前回家。

 

 

“诶,那不是贤么?”

大辅从足球场练习完,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看见了马路对面跟自己反向赶路回家的一乘寺贤。

“喂!—— 一乘寺!”

大辅停下脚步,站在马路这边朝着对面的一乘寺挥手大喊,想让马路对面的那个人能注意到自己。

听到好像从某个方向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一乘寺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寻找着。

 

转过身,就看见了马路对面,一个人背对着快要落下的夕阳,站在被夕阳染成玫瑰色的天空下,傻笑着对自己挥着手,还大声叫着自己的名字,生怕自己听不到似的。

 

“啊,是本宫君。”

一乘寺寻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脸上和语气之中的欣喜条件反射般暴露出来,笑着也朝着对面那个人挥挥手。

 

看到一乘寺笑着朝自己挥手,大辅迈着大步向马路对面走过去,看见从对面过来的大辅,一乘寺也离开了原地,不禁往前走了几步,代替了大辅减少了两人之间的路程和距离。

 

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渐渐拉长,在他和他还没有挨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影子却早一步相连。

 

“之前在数码宝贝世界的时候你真的是帮了我大忙,要是没有我们的合体进化的话,那真是太危险了!多谢啦!”

大辅爽朗的笑着,向一乘寺道谢。

“不,那是我应该做的,都是我之前自作自受………..”

看见大辅想自己道谢,一乘寺有点愧疚地低下头,明明全是自己犯的错,现在却还要连累别人。

“你还在想这些啊,真是的。都说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嘛,你这人怎么都听不进去的?”

大辅叹了口气,十分无奈。都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要自己说些什么才肯想通。

“抱歉。。。”

一乘寺依旧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大辅。

大辅放弃再说些什么了,因为自己越说,这个人就好像越放不开。

 

真是拿你没办法。

 

大辅思考了一下,大概2秒钟。

 

“喂,一乘寺。”

“恩?”

“你要不要来我家?”

“诶?”

“就是来我家吃饭什么的嘛,啊对了,顺便再商量看看以后数码宝贝世界的事情。”

一乘寺看抬着头看着大辅,有点惊讶,似乎还未反应过来。

 

“喂,到底怎样?”

大辅追问道,看着还没有做回复的一乘寺反而有点尴尬。

 

“唔。。。。。这个。。。。”

“小贤,去嘛~!”

看到还是有些犹豫的一乘寺,一直安静看着这两个人的虫虫兽开口准备帮大辅这一次wwww。

“但是都这么晚了。。。。。。妈妈会担心的。”

“给妈妈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嘛~对吧,大辅君~”

“恩恩,对对,打个电话就好了嘛~嘿嘿”

大辅十分感激虫虫兽的帮忙,傻笑着抓了抓后脑勺,顺着虫虫兽的话说道。

“这。。。。。好吧。。。。。。”

似乎在这个情况下,自己再也无法拒绝了吧。

一乘寺终于还是坳不过他俩,最终还是答应了。

 

其实自己并不是抗拒,只是,不太习惯。第一次有人愿意主动和自己说话,主动接近自己,在没有任何外在的因素影响下。

 

其实自己真的很高兴,很高兴能够认识他。

一乘寺觉得大辅是那种对自己来说很耀眼的存在,那种本该是离自己很遥远,很遥远的存在。

 

大辅很自然地笑着向一乘寺伸出手,

“走吧,贤,我家在反方向哦。”

 

但是现在却在眼前,只在咫尺之间。

 

自己只是稍微伸出了手,便很快就被对方牵住。

 

大辅牵着贤的手,笑着把天南地北的事都扯出来胡讲一通,时而直面大步向前走用手比比划划,时而笑着转过头,看看先贤的表情。

 

都只是想让自己牵着的这个人笑而已。

 

贤只是一直跟在大辅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的声音,静静地笑着。

 

他看着他笑了,他便开心了。

 

他真的是很开心。

两个人都真的很开心。

 

 

“一乘寺,你就穿我的这件睡衣吧。”

大辅对着自己的衣柜翻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自己的睡衣给一乘寺穿。

“但是,本宫君怎么办?”

“没关系,我穿旧运动衫就好,好啦,别在意了,只要你别嫌弃就好啦。”

“不,我怎么会嫌弃!”

一乘寺急忙给自己辩解

“那就别磨蹭了,赶快洗完澡就睡觉了。”

“那。。。。好吧。”

一乘寺抱着大辅的睡衣走向浴室,不自觉地把睡衣凑到鼻子前闻了闻。

睡衣柔软的质感,还有一点点的,大辅身上的味道,一股温暖和安心的感觉不禁涌了出来。

一乘寺感觉,好像所有跟大辅有关的事物都有股温暖和让人安心的力量。

 

反应过来时,一乘寺发现自己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而感到羞耻,通红着脸悄悄四处看了看,松了口气,还好没人看见。

 

大辅让一乘寺睡在自己的床上,然后自己在地上铺了地铺。

关上灯以后,一乘寺很快就睡着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安心入睡过了。

大辅望着床上已经入睡的一乘寺,大辅欣喜这个人终于开始试着慢慢放下过去了。

 

 

本来一直都是吃好睡好的大辅,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总是浅眠,很容易就莫名其妙就惊醒。

他心里慌慌的,总是觉得好像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每次都是觉得自己想多了的时候,刚睡醒不久就莫名惊醒。

他干脆坐起来,思考着是不是有数码宝贝又跑出来作怪。

 

正疑惑着,大辅好像听到床上好像有一点不对劲,于是赶紧起身去看。

 

借着窗外的光。大辅看见一乘寺的身体正在慢慢变透明,他吓坏了,赶紧去叫醒一乘寺。

 

 

一乘寺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但又好像不是。

他听耳边有什么模糊不清的声音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忽近忽远。

 

然后又好像听见了海浪相撞的声音,跟那个模糊不清的声音缠绕在一起出现在耳边。

好像有一点熟悉,但是又有点想不起来。

他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好像离大辅的房间越来越远,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自己好像已经站在一个四周全是黑色的地方,左边是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大辅的房间,突然又从右边出现一个全是黑色大海的地方,海浪慢慢摇晃着向自己靠近。

他慢慢地看清了,看到小智哥哥站在浑浊的海水里,低着头所以看不清表情,他朝自己招手,似乎是让自己过去。

“小智哥哥!原来。。。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你好久了。。。”

 

一乘寺正欣喜着发现小智哥哥出现在眼前准备要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K。。。。。。。。”

好像在说些什么

他停下来,努力想去听清,我相信这个声音他曾经听见过,只是现在有些想不起来而已。

“KE。。。。。。。。。。。。。。。。。。。。。。。。”

到底是谁

“KEN。。。。。。。。。。。。。。。。。。。。。。。。。。。。。。。。”

我的名字?在叫我的名字?

是谁在叫我的名字?

“贤!!!!!!!!!!!!!!!!!!!!”

 

突然,就在一瞬之间,他听清楚了。

 

是大辅的声音,是大辅再叫我。

 

可是,小智哥哥呢?

他在哪里去了?

 

一乘寺回头看过去,发现小智哥哥已经不在了。那片海带着小智哥哥一起消失了。

“不要过去!贤!!!!!”

 

又是大辅的声音,猛地将一乘寺拉回现实。

一乘寺突然醒了,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发现自己有点看不清楚。

过了一会儿,才发现那是自己的泪水把自己的眼睛遮住了。

“大。。。辅。。。。?”

看着一脸着急地大辅,一乘寺有一点没反应过来。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大辅松了口气

“我怎么了?”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你真在慢慢消失,真的吓死我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一乘寺还是有一些头昏,声音还是轻轻地,意识也是不太清楚。

“什么梦?我刚才真的是吓死了,要是你真的消失我该怎么办啊!”

“。。。。。。诶?”

大辅一心急便口快直接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没什么没什么。倒是你快告诉你做了什么梦。”

大辅打着哈哈,打算搪塞过去。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

一乘寺还是不愿意告诉大辅这件事情,他虽然很信任大辅,只是他依旧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这种东西,他是不愿意和别人说的,自己一个人背负就好了。

 

看着一乘寺似乎不愿意说的样子,大辅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再追问,要是等到某一天,他是真的放下了,他自然是会自愿告诉我的。

 

“好吧,你要是不愿说,我就不问了。”

“恩。。。。抱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啊真是的。”

大辅一边又开始埋怨贤太见外了,一边顺手拂去了贤脸上的眼泪。

 

一乘寺有一点被大辅如此亲昵的动作吓到。

 

大辅则是继续很自然而然躺在了贤的身边,从背后把他紧紧揽在怀里。

“?!大、大辅。。。。。。。?!”

被大辅突然的举动再次吓到,贤有点慌张,提高了声音。

贤尽量调整好自己紊乱的呼吸,好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要不是现在背对着,大辅大概早就看到贤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地僵在那里。

“这是为了你不会再次消失的防护措施哦~”

“诶、诶?”

莫名被大辅从背后紧紧抱住,还没有等慌乱的一乘寺恢复过来的时候,一乘寺感觉到大辅的头轻轻挨着自己的背,很温柔很温柔地说了一句

“睡吧,晚安。”

 

这句话竟然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安抚了贤混乱的心情,不管是刚刚胡闹的大辅,还那个梦带来的后遗情绪,都慢慢消失了。

 

 

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充满了安全感的时候了,就像自己被框在了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

 

于是在大辅温暖的怀里,贤继续安下心来静静地睡了。

 

好像已经快要到冬天了,但是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评论(3)
热度(12)

© 純白フリースタイル | Powered by LOFTER